无限小说网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看得出来这个女生的确很激动,陆非抬起目光打量了许久,这才认出了这个在飞机上坐在自己旁边的女大学生,于是不动声色的向后退了两步。

没想到刚在机场分别,又在这里遇见,人生的际遇有时候就是这么奇怪。

有人说,这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

也有人说,前世五百次回眸才换来今生的一次擦肩。

陆非反倒觉得这不太正常。

毕竟这种事情发生的概率跟飞机失事相比也差不太多,如果是因为非酋系统的话,来的时候已经遇到了雷暴那样的事情,现在发生这种小概率事件由不得他不警惕。

通缉血魔、云端巨鲸、秘境怪潮、亡灵复苏、银城之祸,再加上不久前的高空雷暴,他所经历的这些事情都是有极高致死概率的。

他能轻描淡写的经历了这么多事情,安然无恙的活到现在,凭借的就是时时刻刻的小心谨慎。

对于他而言,虽然非酋系统带着一部分诅咒的意味,但同时非酋光环的概率指向也是他手里最可靠的风向标,为他遴选出对他最有威胁的事件。

现在来到长白山又遇到了这种小概率事件,让他下意识的就看向了赵望舒:“要不换个地方吧?”

赵望舒:“啊?”

看着陆非真的认真掏出手机搜起附近的宾馆来,苏湘顿时就火了!

普通人看到美女搭讪高兴还来不及呢,这位选手怎么是这样一副畏如蛇蝎的样子?!自己好歹也算是个美女,你这是到底有多嫌弃?!

她现在真想把眼前这个神经病的脑壳撬开,看看他到底在想些什么东西!

“这位客人,您可能不太了解这附近。”

“一般来说因为长白山的客流量很大,所以我们这边的宾馆都是预约制的,如果你没有提前个两三天预定的话,是很难在其他宾馆民宿找到现成空房间的。”

身穿白色唐装的大叔笑了笑,看到陆非似乎有些动摇,于是继续说道:“我建议您先试住一晚看看,不是我自夸,我们这家民宿可以说是这附近最好的一家,晚上**点钟的夜景舒适的很,和朋友开晚会又或者是见面都是再好不过的了。只要您住上一晚,肯定就不会想再去别家了。”

赵望舒伸手摸了摸嘴角,没有说话,静静等着陆非的决定。

虽说他也觉得这里的环境挺好,但他毕竟是死皮赖脸跟着陆非和陆小欧出来的,来长白山主要还是陆家兄妹俩的决定,他也不好一意孤行。

陆非看了看外面的天色,又看了一眼苏湘,仿佛是很嫌弃的皱了皱眉,点头说道:“那好吧,先住一晚再说,反正也不会经常住在这里。”

说着心里便已经打定主意明天一大早就去秘境。

虽说再次遇到苏湘让他略显警惕,但只要接下来错开时间地点,不和这个奇奇怪怪的女大学生出现在同一地方,应该也不会出太大的事。

就像是明知道坐火车会失事,那就直接跳下车,只要不去坐那辆既定会失事的火车,其实也就没什么问题了。

“你……”

苏湘显然是看到了陆非眼里的那抹嫌弃,气愤的刚想说些什么,却被身旁的好闺蜜用力一拽,拉到了身后。

“帅哥帅哥,我叫丁瑶,今晚我们春藤师范大学唐风社有个晚会,一起来参加呗?”

赵望舒先是一头雾水的看了看周围,又转过头来看了看丁瑶那双亮晶晶的大眼睛,嘴角轻轻抽搐了一下,目光诧异的伸手指了指自己:“?!!!”

……

“我知道,那些夏天!就像青春一样回不来!代替梦想的!也只能是勉为!其难!我知道!吹过牛哔也会随……”

“好听!!”

随着从二楼的天台上传来少女们的起哄声,赵望舒那阵难听的干嚎又高昂了几分,至少在陆非听来是难听至极的。

晚风温柔的吹过窗台,经过了一天的疲累奔波陆小欧显然已经累坏了,被民宿主人带着熟悉了一下周围的环境,在吃过晚饭后就睡下了。

说到底还是个十四岁的少女。

玩家的身体虽然被数据化了,但说到饥饿感和疲惫感这两件事仍是与常人无异,就像是生化武器对玩家仍旧有效一样,况且陆小欧还没升过级,更是跟普通人差不多了。

而赵望舒则是被拉去参加那个什么晚会,听这忘我陶醉的歌声,显然和丁瑶那一群女生唱得十分尽兴。

陆非摇了摇头,披了件衣服便拉开房门下了楼,走到楼下的大厅中,赫然看到跪坐在一旁净室内专注写着毛笔字的唐装大叔。

或许是因为到了晚上,唐装大叔又换了一身黑色的唐装,即便楼上赵望舒和那群妹子吵吵闹闹个不停,也是一个人坐在那里很安静的样子。

陆非走过去站在一旁,低头看着唐装大叔在宣纸上笔走龙蛇,轻声的念了出来:“僵卧孤村不自哀,尚思为国戍轮台。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

磨痕蜿蜒至最后一撇,笔锋微微停顿下来,唐装大叔将毛笔轻轻搁置到一旁,对着面前的位置伸手比了个手势。

陆非也没客气,走到对面就坐了下来,静静地看着唐装大叔收起面前的宣纸,又从桌案下面拿出来了一本略显老旧的黑皮笔记本。

“长白山周围的三个秘境都有记录,年头有些久远了,没想到还能派的上用场。”

看着毫不客气接过黑皮笔记本的陆非,唐装大叔不由得笑了笑:“能听出来我的暗号,还算聪明。”

陆非没有抬头,反而认真看着面前的笔记本淡淡的说道:“这么蹩脚的暗号我还是头一次见,还晚上**点钟夜景最好,大叔你花了多长时间想出来的?”

唐装大叔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两天。”

陆非抬头看了一眼对面的唐装大叔:“也很了不起了。”

唐装大叔并不太开心,反而有些感慨:“老了,以前年轻的时候想这些东西想得都是很快的,在连队里也是出了名的智多星,谁知道一转眼就老了。”

“谁都会老去。”

“岁月留给你的不止是腰间盘突出,还有这些人生难得的财富,至少这本资料对我来说就很有用。”陆非淡淡的笑了笑,扬了扬手中的笔记本:“谢了大叔……”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