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网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人生就是这样有得必有失。”

看到陆非又发了新消息,本来要打字开骂的同学们不由得停了下来,好奇的等着陆非的下一句话。

有得必有失?

陆非又有什么得失?

“譬如我,虽然成为了玩家,但却失去了烦恼……”

“……”

赵望舒抬头看了一眼这贱人,陆非洗好了碗,正捧着手机嘿嘿直乐,于是不由得替班里的其他同学默哀了起来。

佛说万事皆缘,前生五百次回眸才换来今生的一面。这群人上辈子一定毁灭了银河系,所以这辈子老天爷才罚他们跟陆非同窗三年……

“吃饱了撑的吧!”

“陆非你有病吧?!”

“让你这种人成了玩家简直是老天瞎了眼!”

无数人在同一时刻噼里啪啦的摁下键盘,在消息刚要发出去的一瞬间,突然聊天框一灰……

【班主任已开启全体禁言】

“……”

“……”

“……”

就好像是要推塔了,结果断网了,要策马狂奔了,结果酒店客满了,要亲上女神了,结果女神反悔了……

无数人在这一刻憋到内伤。

“陆非,赵望舒,苏大鹏,魏亮,杜涛,明天中午十二点来二校区一趟。”

鲁白琢那边似乎也是接到了什么通知,直接在群里发出消息叫这五个觉醒的玩家返校,陆非猜测大概是有关这次高考改革的事情。

鲁白琢说了一句之后就匿了,看样子在群里出现也仅仅是通知一声。

五分钟后。

一群人抱着手机陷入了沉默。

鲁老师你人呢?你是不是忘记解除禁言了啊?!这都憋半天了,我们要骂陆非啊!!!

……

班级群被禁了一宿的言,直到今天早上才被解开,但高三三班的学生们已经失去了痛骂陆非的感觉。

隔了一晚上,情绪都特么不连贯了好么!?

给陆小欧布置了几篇语文作业后,看着外面淅淅沥沥小雨,于是拿了两把伞和赵望舒一起出了门,撑伞向着银城一中的二校区走去。

物至于此,小得盈满。

五月已过小满时节,正是雨季。

虽然是夏天,但银城这边地处偏北,所以飘起雨丝来空气中都盈满了微凉的冷风,淅淅沥沥的在地面上积起了水洼。

雨丝在脚边荡起一圈一圈的涟漪,看着低头刷着贴吧的赵望舒,陆非撑着伞冷不防的问道:“对了,你上次说的那个黑市在哪啊?”

赵望舒抬了抬伞沿,一脸奇怪的看着陆非:“你有材料要卖?”

陆非点了点头:“嗯。”

赵望舒顿时就迷了,按理来说他们三个现在也有不少的进账了,而且陆非还领着龙组的工资,那些材料难道不应该留着自己……

不对!

陆非都没去过秘境,哪来的材料?!

赵望舒瞬间清醒了起来,上下的打量了一下,越看陆非越像那个蒙面哥,于是收起手机狐疑的问道:“你不是没去秘境么,你哪来的材料?”

“之前跟部长他们去秘境打的材料。”

陆非面不改色,对于材料来源的借口他早有准备,直接就糊弄得赵望舒一愣一愣的。

眨了眨眼睛,赵望舒这才意识到自己又犯蠢了。

人家是龙组正式成员,有部长带着打打材料不是很正常的事儿么?

想到这里,于是赵望舒挠了挠头:“在南极街那边呢,描述起来有点复杂,等会儿我给你发一个地址吧,你卖多少材料啊?太少的话,不如直接卖给咱们学校的学生,我能帮你联系上几个……”

“精魄,一百多个吧。”

“一百多个?!”

赵望舒顿时惊叫出声,顿时引得周围的路人纷纷侧目,但赵望舒却是不管不顾的追问道:“你部长也太惯着你了吧?亲儿子啊?!一百多个精魄!”

听到赵望舒的描述,陆非脸色瞬间就黑了:“我自己打的,拼死拼活抄了个哥布林的老窝才能弄到的。”

抄哥布林老窝!

牛逼!

赵望舒顿时心服口服的竖了竖大拇指,怪不得陆非这等级自己拼死拼活都追不上,你看看人家这眼界,直接端了哥布林他娘的老巢!

在赵望舒好奇的追问下,两人一路走走停停的过了两个红绿灯,在隔着两条街就是银城一中了,而此时的雨势却越发的大了起来。

“唰……”

轮胎旋转起来的泥水瞬间溅了两人一裤腿,顿时让陆非不禁皱了皱眉头。

抬头看去,却是一辆黑色的迈巴赫在雨中疾驰,滂沱大雨已经在道路上下起了烟,飞溅的雨水交织在一起形成白茫茫的一片。

看着那辆迈巴赫消失不见,赵望舒不禁跺了跺脚,看着湿漉漉的裤脚大骂道:“靠,赶去投胎啊!”

下一刻,似乎是听到赵望舒的骂声,那辆黑色迈巴赫亮起两道猩红的尾灯,缓缓的退了回来。

赵望舒瞬间脸就变了,低声喃喃道:“骂就骂了,大不了打一架,我有理我怕啥……”

车窗摇下,露出一张精致妩媚的面容看着两人。

细细的雨水落到那张脸颊上,却如同荷叶上的露珠一般轻轻滚落,那双犹如玉湖含烟般的美眸倦懒的半眯着,任谁见了都要在心底叹上一句红颜祸水。

“小弟弟,我的导航坏了,手机也没有电了,你们两个知道银城一中往哪里走么?”

声音娇柔的响起,如同轻柔的鹅毛撩拨着手腕,瞬间让赵望舒整个人像是过了电一般,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狐狸精!

眼前的女人显然并未刻意撩拨,但就那不经意间露出了一丝风情妩媚,就已然难以让赵望舒和陆非这两个小处男招架得住了……

陆非浑身也像是过了电一般,但他脑子却清醒的很,看了看裤腿上被溅湿的泥印,于是开口道:“你往前面一直开,过一条街后左转向前再开两条街,之后再右转往前开两百米,之后再左转。”

“谢谢你了小弟弟,是过一条街后左转向前再开两条街,之后再右转往前开两百米,之后再左转么?”

“对。”

“嗡呜……”

车窗摇下,黑色迈巴赫在雨幕中远去,看着那两道猩红的尾灯越来越远,赵望舒撑起伞看着面不改色的陆非:“你给她指的那个地方,不是银城第二精神病院么?”

“是啊。”

看到陆非这么干脆的承认了,赵望舒顿时嘴角轻轻抽搐了两下:“你天蝎座吧,这么记仇的吗?!”

陆非轻轻摇了摇头:“你不懂,我在教她一个道理。”

这特么还能扯出道理来?!

看着陆非一脸的高深莫测,赵望舒不禁也有些好奇:“什么道理?”

抬头看着迈巴赫的尾灯终于消失在雨幕中,陆非深吸了一口气,转过头来认真的说道:“出门在外,不要随便相信长得好看的陌生人。”

赵望舒:“……”

赵望舒瞬间就无语了,你这明明就是记仇吧?!

大家有什么有趣的段子也可以发到评论区,好的话我也会采纳,最近想段子想得头痛。(感谢厄运晴天、狐逍遥、摸一下会怀孕、墨月舞09、森林木~的推荐票。)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