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网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周局。”

看着一脸愁绪的周立民,穿着一身警服的法医摘下口罩走过来,蓝红两色交织的灯光打在脸上,也照亮了他手里的黑色软皮笔记本。

耳边是车辆引擎发动的突突声,还夹杂着簌簌的风声。

为了避免重复往返浪费时间,法医科临时征调了四五辆大货车来协助尸体的搬运。

借着四周车灯发出来的光线,周立民回头看到了那名法医,同样也看到了他手里的那本黑皮笔记,于是沉声道:“怎么样,有遗漏的么?”

心力交瘁。

真的是心力交瘁。

他从事刑警三十来年,还从未见过如此丧心病狂的犯罪,亦从未见过如此嚣张跋扈的杀人狂!

随着村子里的尸体被抬上车,人员的数目亦被清点查清,披着警服的法医慎重的点了点头:“五十四具尸体一具不少,真的是全村人都被……”

周立民抬手示意他不必再说下去了,沉声道:“你们先把老乡们都运回去吧,我们还要处理一下现场,回去后找一下这些死者的亲属,人死了,总不能连个念想都没有。”

“嗯。”

四五辆货车隆隆远去。

周立民站在警车旁边,后半夜的冷风似乎越发寒冷,隔着薄薄的警服在皮肤上流窜,让他不禁打了个寒颤。

低矮的村庄灯火亮起,清扫过路面上的尸体,现场的清理工作逐步开展到了住宅区里面。

“老周。”

身后传来的声音让周立民不禁打了个激灵,手指间的香烟也落在了地上,在一片黑暗中砸出转瞬即逝的红色火光!

周立民脖子有些僵硬转过头,看到是陆非和虞夕站在他身后,这才长长的舒出了一口气,全身那股脊髓通凉的感觉才好上一些……

有病吧?!

这俩人走路都没有声音的嘛?!

突然在别人身后说话会吓死人的好吗?!

身处这样一片诡异的案发现场中,即便是周立民这种老刑警也免不了有些神经紧张。忽然被人从背后叫了一下,对方要不是龙组玩家,估计他现在都已经骂出声来了!

虞夕却是不管这些,反而指了指远处被灯火照亮的那件祠堂:“那里有去看过么?”

血魔至今仍没有现身,也不知道到底有没有逃跑,但眼看着现场调查阶段要告一段落了,虞夕也不管陆非说的有没有道理了,目标还是绕回到了这件祠堂上来。

周立民一直盯着整个现场,于是摇了摇头:“那间祠堂落了锁,所以先绕过那里检查别的地方了,我已经让正义去找铁锤之类的东西了,看看等会儿能不能把它砸开。”

“不用了,我去看看。”

虞夕摇了摇头,迈步便向着那间祠堂走去,一听到周立民说祠堂落了锁,顿时对这件祠堂就更加怀疑了。

为什么别的地方都没有落锁,偏偏是这个地方落了锁?

事出反常必有妖!

看着陆非对自己无奈的笑了一下,跟着虞夕向那间祠堂走去,周立民站在寒风中不禁微微一愣,突然猛地醒悟了过来,暗骂了自己一声老糊涂!

有着两名玩家在这里,这破锁还不分分钟被撬开?

费劲巴力的去找什么锤子啊?!

想到这里周立民连忙掏出了对讲机,调了调频道后说道:“正义,正义,你带两个人去那个二层祠堂,龙组好像是发现了一些线索,你去协助一下……”

虞夕会无缘无故过来问一间小祠堂的事情么?

显然不可能!

周立民多年的刑警经验很快便让他意识到了,陆非和虞夕可能是发现了什么东西,于是连忙用对讲机传话,让赵正义带人过去帮忙。

“砰!”

然而他在对讲机里的话音刚落,远处便传来了一声震响,紧接着便看到远处的祠堂飘起了一阵尘烟,厚实的大门在漫天飘飞的木屑中轰然倒地!

陆非看着虞夕脸颊旁飘扬起的发丝,又看了看面前被横劈碎一大半的木门,顿时满脸都是问号。

这一刀气势是挺足的!

但门被锁头锁上了,你劈锁不就完了么?

你劈门干什么玩意儿?!

你这劈碎一半还留着一半,进门费不费劲?

看着虞夕弯着腰就往屋里钻,陆非顿时也有些无语,瞬间具现出死刑轰鸣硬生生将挂在头顶的另一小半门板掰了下来扔到了一边。

赵正义:“!!!”

这对他来说只不过是随手为之,但刚刚赶过来的赵正义看到这一幕后整个人都懵逼了。

这门绝对是那种年代很久的老式木门,两层夹木之间用老木填充过,粗略估计足有半指来厚!他用铁锹劈过,结果只留下了一道浅浅的白痕!

虞夕一刀劈开木门的时候让他震惊了一把。

那种霸气而又凛冽的刀气终于让他明白了普通人与玩家之间的差距,但也不是完全接受不了,毕竟玩家的这个概念已经逐渐融入了大家的生活中。

但看到陆非直接把剩下的那一小半掰断的时候赵正义就彻底懵逼了。

什么鬼?!

你这说掰断就掰断的嘛?!

你掰巧克力呢?!

看着虞夕独自一人进了祠堂,陆非也不怎么担心,毕竟人家有增强视力的装备,就算在黑暗中也看得一清二楚,血魔要想偷袭她根本不可能。

但他不行啊!

这里面黑咕隆咚的,他要是进去跟睁眼瞎有啥分别啊?

一转头看到赵正义领着一个胖乎乎的警察站在后面,陆非顿时脸上一喜,对着赵正义乐呵呵的道:“那啥,来的正好,手电筒分我一个!”

赵正义略显呆滞的将手里的手电筒递了过去。

看着陆非一会儿强光一会儿闪光玩得不亦乐乎,赵正义顿时有了一种超人学习打电话之类的赶脚,整个人的三观被陆非都快晃瞎了!

能徒手掰断那么厚的木门,却连手电筒都不会使?!

这特么也太扯淡了吧?

然而不管赵正义怎么不相信,事实上陆非也的确没用过,简单熟悉了一下手电筒的用法后,陆非连忙握着手电筒就要往祠堂里钻。

然而迎面便看到虞夕的身影从黑暗中浮现出来,面色有些难看的提着一具尸体……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