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网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返回长生谷后,颜辉立马施展大神通将练功场扩大了十倍,这才施法将那八万余名新人从偷天砚里挪出来训话。

看着练功场上密密麻麻排列的八万多名新入门的弟子,颜辉有一种眩晕的感觉。站在前面几排的那些家伙,虽然都穿着道袍,但一看就是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凶残角色,哪有半分修道之人的样子?

颜辉心里很明白,这帮家伙能顺利完成引气筑基,全靠丹药之功,绝非他们自己勤修苦练得来。也许,他们连“道心”是啥都还没有弄明白。

人这么多,颜辉也不可能一一点名,直接将这八万新人分派给了骨龙等一、二代弟子,令他们各自带着数百乃至数千人修炼。

“给我往死里操练!规矩照旧,一月一小考,三月一大考,徒弟不过关,带队的师傅一并受罚。”来回踱了几步,颜辉又补充了一条规矩:“有违背门规的,先体罚一次,再犯者打断双腿,丢到妖怪窝里剥皮挖心。”

颜辉有管理混混的经验,自然知道怎么震慑这些家伙。果然,他的话音刚落,新人们便齐齐变了脸色。无数人暗暗打定了了主意,不把门规背得滚瓜烂熟决不罢休,否则万一撞到枪口上,岂不是冤枉?

散会后,骨龙等人带着新入门的三代弟子去伐树建房,颜辉则让李华、段氏兄弟等人留下,商量相关事宜。

长生谷绵延数十里,空间极大,因此即使多出了八万余人,却也是绰绰有余。颜辉所担心的,是怎么解决这些新人的装备和修炼进度问题。八万多人啊,即使每人一件法器,那也得要开采多少原矿才能炼制出八万件法器啊?

“谷内有灵脉支撑,不缺灵气,倒是兵器的问题不容易解决。离我们最近的矿源少说也有几万里远,炼制起来也费时费力。”颜辉皱着眉头说出了自己担忧的问题。

李华一听这话,哈哈大笑。

颜辉不解李华为何发笑,问道:“胖子,你干嘛笑得那么猥琐?”

“哼,就你那智商,我都不知道怎么说你才好。”李华收住笑声,一脸鄙视神色:“挖矿?亏你想得出来!想炼制兵器你就要去挖矿,那假如没炼丹的原材,你莫非还要带领大家种药材啊?”

“不自己种难道……”话刚说到一半,颜辉猛地一拍自己的脑门,讪笑道:“哈哈,我倒忘了一个最便捷的法子了。”

两天之后,南荒热砂的十余个魔道势力遭到一伙不明身份之人的洗劫,不仅库存之物被搬得干干净净,就连那些妖兵身上穿的铠甲和手中拿的下品法器也被抢夺一空。

消息传出后,成为修道界一大奇闻。一些有心之人虽然疑心这事儿是天机门所为,但却又苦于没有真凭实据。毕竟颜辉这些年都是独来独往,而且事发当晚,颜辉尚在东莱平原和血神宫的势力恶斗了一场。

还未等各方势力查探出真相,十余日后,又有七个门派遭逢黑手,其中竟包括了道德宗等三个正道门派。如果带队之人是颜辉,或许还不会去袭击道德宗的山门。可惜,此次带队之人是和道德宗有旧怨的张福军。

这一次,连昆仑、沧海两派都坐不住了,派出大批高手明察暗访。

道、魔纷争不断,颜辉与血神宫、风云岭不死不休,如今再加上一伙专门打家劫舍的神秘人,修道界眼下乱成了一锅粥。

外界热闹,长生谷內同样热闹。颜辉在明里隔三岔五就去找魔道门派的茬,擒元神夺法宝。而张福军和李华等人则是采取“无差别攻击”,见谁抢谁。一个叫伊小白的魔头最倒霉,白天才被颜辉打上门羞辱了一番,夜里又被张福军带人光顾了一次,千余年的积蓄,全作了天机门的嫁衣。

一件件法器被抹去原主人的神识后投入烘炉,炼制成为一柄柄质地上乘的飞剑;一株株奇珍,一枚枚异果被投入丹炉,最终成为颜色各异的丹药……

一弹指三十年过去。对一些动辄闭关百年、数百年的修道者而言,半甲子只不过是闭眼冥想的一瞬间,可是对于整个天机门而言,却是由“量”到“质”转变的三十年。

凭借抢夺来的元神、天材地宝以及各种法器,天机门的所有人都“武装到了牙齿”。八万余名三代弟子除了人手一件上品法器,更是凭借丹药之力将功力提升到了出窍的境界,其中一些天赋上佳者,甚至迈入了返虚之境,直追二代弟子。

李华、段氏兄弟的修为原本距离大神通只差一层窗户纸的距离,无数灵丹妙药填下肚子后,功力突飞猛涨,飙到了太虚之境的顶峰。骨龙、慕容静、柳水心等人也借助丹药之力修成了大神通。

反倒是颜辉和张福军两人的功力没多少提升。当然,这也是表面之像。

张福军这半甲子来打闷棍无数,夺了不少道家典籍和魔功绝技。这些功法到了最后,总有相似相通之处,张福军细究之下,也是获益良多。

颜辉拥有《天机诀》这门玄功宝典,对于其他门派的功法自然不甚上心。闲暇之余用入梦异能给三代弟子灌输修道的心得,不仅将精神力淬炼得空前强大,还进一步完善了自己以前揣摩出的功法“破梦”。

以前,颜辉将自身的精神力融入到撼神术中进行偷袭,能令功力比自己低的人的意识出现短暂的空白。可如今,颜辉竟能用“破梦”强行将魔道妖人的意识拉入自己观想出的幻境,最终在幻境里消灭对手的意识。令人吃惊的是,当魔道妖人的意识被颜辉灭掉后,其现实中的躯体竟如同行尸走肉一般,

颜辉私下里使用“破梦”试了试张福军,发现张福军的意识陷入自己观想出的幻境后同样无法自拔。这个发现令颜辉大喜若狂,因为从理论上来说,“破梦”既然能困住张福军,自然也能困住同为地仙境界的嗜血、幽冥。

这一日傍晚,颜辉闭目站在天机峰顶,轻轻摩挲着手中的羊脂玉瓶,在心中喃喃自语:“眼镜,等我帮兄弟们报了仇,就飞升天界去寻那上古神兽火凤凰,让你起死回生。三十年了,时间过得还真快……”

良久,颜辉将羊脂玉瓶收回芥子空间,飞身跃入谷中,重重敲响了一口重新铸造的青铜大钟。

洪亮的钟声将无数人从闭目冥思的状态中惊醒。天机门人从木屋、树林、山谷深处飞速掠出,赶至练功场集结。

看到所有门人在半支烟功夫之内集结完毕,颜辉取出偷天砚,肃容说道:“今天是遇害的兄弟们的祭日,我们今晚就铲平风云岭和血神宫,给他们报仇雪恨。骨龙,给你一刻钟的时间,组织大家进偷天砚。”

“是!”骨龙得了命令,开始指挥雷老虎等人将自己的弟子依次送入偷天砚。

当夜子时,颜辉带着八万多名门人突袭风云岭。幽冥魔尊亲手布置,被宝华天尊吹嘘为固若金汤的护山大阵,在颜辉、张福军两名地仙级高手以及八万多名天机门人联手一击之下,犹如纸糊的一般,竟丝毫没起到任何防护的作用。

护山大阵一破,风云岭便直接暴露在颜辉等人脚下。不等魔道修士升空应战,颜辉将百骨幡一举,八万多道天雷在风云岭上空汇聚成一束巨大的光柱,将方圆百里映得犹如白昼一般。

但听地动山摇般的一声巨响,风云岭直接被天雷汇聚成的光柱轰成了碎石堆。

十余个功力深厚的魔头虽然见机得快,侥幸逃脱,但迎接他们的却是天机门的人海战术。

无数天雷、法宝轰击之下,九名合道期修为的魔头当场魂飞魄散。

“宝华,当日算计我天机门之时,可曾想过有朝一日被炼成生魂,永世不得超生?哈哈……”大笑声中,颜辉一挥动百骨幡,将宝华天尊等四个负伤极重的魔头卷入幡中。

当颜辉再次展开百骨幡时,幡布上赫然多了那四个魔头的图像。

是夜,颜辉带着天机门门人转战于南荒热砂,一举将与风云岭有牵连的十余个魔道势力悉数灭掉。

直到天色出现鱼白,颜辉和张福军才赶往血神宫。然而,颜辉率领门人斩杀血神宫众

无数,却并未发现柳青的踪迹。

“那狗日的多半是听到风声后躲起来了。”李华手中的玉煞寒斩重重一挥,将血神宫巨大的山门劈为了两截。

颜辉曾偷窥过柳青的意识,当下成竹在胸地说道:“胖子,你放心,那老匹夫绝对逃不出我和老张的手掌心。你带着兄弟们扫荡与血神宫有关系的魔道门派,回头我们在长生谷会合。”

“等等,我也去……”李华话未说完,颜辉和张福军已经一闪身不见了踪影。李华心知已经追不上了,懊恼地一跺脚,喝道:“骨龙,叫大家集中,我们来一次大扫荡。只要是魔道妖人,见一个杀一个!”

李华率领着八万余名门人在外晃荡了三日,将东莱平原上所有魔道势力灭掉后,这才在无数正道修士惊诧的注目礼的“护送下”,得意洋洋地返回长生谷。

此时,颜辉和张福军正在谷中开怀畅饮。见到李华、段氏兄弟率领门人返回,颜辉祭出百骨幡一挥,只见幡面上又多出了一个清瘦老者的图像,不是柳青那厮却又是谁?

李华大喜,抢上前来问道:“在哪里找到这家伙的?”

颜辉笑着答道:“这厮跑到嗜血书生的老巢躲了起来,嘿嘿,不巧的是,我也知道那个地方,就和老张来了一个瓮中捉鳖。”

……

天机门铁血复仇,令整个修道界再次震惊。魔道中人惶惶不可终日,昆仑、沧海等正道门派也隐隐不安。

此后十数年间,天机门在颜辉的带领下逐一扫荡了整个南荒热砂的魔道势力,并在南荒热砂设立了三处分舵,分别由李华、段弦、段箭坐镇,将大半个南荒热砂的矿源牢牢掌控在手中。

昆仑、沧海等正道门派虽然极想分一杯羹,但此时的天机门已经发展成为一个庞然大物,足以和整个正道门派抗衡了。

且不说天机门坐拥颜辉、张福军两大地仙,单是修成了大神通的便有十多人,余下更有近百名合道期的高手,这样的实力,足以轻易抹杀掉修道界里的任何一个门派。

不过,天机门的门人在修道界横行霸道了数十年之后,突然在某一天集体消失了。直至此时,一些有心之人才醒悟过来,原来颜辉开初一直在玩苦肉计,那飞升之匙压根就一直在他手中。也只有这样,才能解释天机门合派突然出现,又合派突然消失之谜。

事实上,天机门之所以会突然消失,盖因圣域三百年开放一次,入口仅能维系百年而已。如今距离圣域开放之日已有近百年光景,颜辉不得不带着门人离开。否则的话,就要再等上两百年才能进入。

昆仑、沧海等正道门派被天机门玩得团团转,虽然心有不甘,却也只能打落牙齿往肚子里吞。若无觊觎偷天砚之心,又岂会被颜辉三言两语就挑拨起贪恋呢?好在是天机门灭掉了风云岭和血神宫,即便嗜血、幽冥老魔自圣域返回,这笔帐也算不到他们头上。更何况,如今魔道势力被天机门铲除得七七八八,正好便宜了道门一家坐大。

颜辉怀揣着偷天砚,谨记罗天君当初的交代,一路小心翼翼地避开各式各样的仙人禁制,对各类看似唾手可得的法宝视若无睹,颇为顺利地穿越了沿途的重重禁止。不过饶是如此,也花费了五十多年时间。

颜辉甫一踏足虚灵之境外的土地,六道强横的神识便不约而同地往他探来。

六道神识与颜辉释放出的气机略一接触,便闪电般缩了回去。真一、无是、无非、嗜血、幽冥五人眉头微皱,在心中纷纷猜测来者何人。罗天君脸色虽然平静如水,心中却是掀起了波澜:“老夫果然没看走眼,还真被他办到了。只不知福军那小子有没有一同前来?”

在真一等地仙级高手的注视之下,颜辉东看看,西瞧瞧,犹如游山玩水一般。

“居然是你!”嗜血书生一见颜辉,脸色陡然一沉。

颜辉哈哈一笑,调侃道:“怎么,不欢迎?我颜辉大老远跑来给你送终,没想到你这老家伙居然还不领情。看来,你连元化那老匹夫都不如啊!”

此话一出,嗜血书生大吃一惊。“老毒物被这颜辉杀了?难怪苦候这么多年,也没见老毒物赶来汇合。”

不过吃惊归吃惊,嗜血书生纵横修道界两千多年,一向眼高过顶,又岂容颜辉这个手下败将出言羞辱?不过颜辉既能诛杀元化,想必此时功力也不会差到哪里去。嗜血书生眼珠一转,阴笑着对幽冥魔尊说道:“黄口小儿太过嚣张,我欲杀之,魔尊意下如何?”

幽冥魔尊一向与元化魔尊交好,听到嗜血书生相邀,正合心意,当下点头应道:“本尊也欲为元化道友求个公道。”

“求你老母!不就是仗着人多么?”颜辉嘴角浮现出一丝冷笑,众人但觉眼前一花,场中突然多出四个人来。

这四人正是张福军、李华以及段氏兄弟。张福军早已跻身地仙之流,而李华和段氏兄弟则是在修道界的最近几年才突破元神大成之境的。颜辉怕他们不能安然抵达虚灵之境,索性用偷天砚直接装了过来。慕容静、骨龙等八万多门人,如今也正待在偷天砚里。

“老张,你们收拾幽冥老鬼,嗜血这厮就交给我了。”话音未落,才出现的四个人便齐齐扑向幽冥魔尊。

嗜血书生见对方冒出了四个帮手,正准备退至幽冥魔尊之处共同抵御,哪知身子还未挪动,便猛觉一道神识冲入自己的识海。旋即,嗜血书生骇然发现自己不知怎的来到了一个陌生的空间。

正疑惑间,左臂突然传来钻心的剧痛,低头一看,嗜血书生却发现自己的左臂并无异样。

就在这时,颜辉的声音不知从何处传来:“很奇怪是不是?你的意识已经被我拉入幻境,再也逃遁不了。实话告诉你,方才你的左臂已经被我卸了下来。”

“小狗,你以为老夫会信你的鬼话?”嗜血书生闷哼一声,怒喝道:“等老夫找到你藏身之处,定要叫你永世不得超生!”

闻听此言,颜辉大笑,“老子懒得与你啰嗦。现在,我要斩断你的右手。”

话音刚落,嗜血书生便觉右肩传来一阵剧痛,低头看时,却见右臂尚在。

仅仅半支烟的功夫,颜辉便将嗜血书生四肢斩断。只不过由于嗜血书生意识已被颜辉所控,身子实则成了一具行尸走肉,犹不自知罢了。

不过,颜辉如此血腥的报复手段却令真一、无是、无非三名道尊不忍心。嗜血书生虽然是杀人如麻的魔道巨擎,但如今元化魔尊已死,若再任由嗜血书生丧命,那谁来助自己等人破除七绝戮仙阵?

三名道尊正要插手干预,一直眼观鼻,鼻观心的罗天君突然动了。一闪身拦在三人身前,罗天君说道:“颜小友身怀飞升之匙。”

真一、无是、无非先是一惊,迅即恢复了平素淡定从容的神色。和偷天砚比起来,嗜血书生的性命却又算不得什么了。再说了,罗天君似乎是早就知道会有此变化,所以才会阻止他们三人动手。

与其为嗜血、幽冥出头,倒不如静观其变,卖一个面子给罗天君与颜辉。三名道尊虽然一生穷研道法,对人情世故不甚了然,但这样的顺水人情总还是知道送得。

却说幽冥魔尊虽然比张福军等人高出不少,但毕竟是以一敌四,支撑了不到片刻便已招架不住,暗萌退意。

特别是当他看到嗜血书生不躲不避,任由颜辉宰割之时,心中惧意大增。猛地奋起神勇逼退张福军四人,抽身就往混沌一片的周天世界穿去。

圣域之内混沌一片,唯独虚灵之境外有一片方圆百里的清明天地。幽冥魔尊此时为了逃命,也顾不得理会混沌中周天世界的危险。与其被格杀当场,倒不如搏一搏运道。

眼看幽冥魔尊就要飞入混沌之中,斜刺里突然飞出一个人来。“给老子留下!”

一点金芒从幽冥魔尊太阳穴钻入,自其头颅另一边钻出。幽冥魔尊的元神分身遁出体外刚要逃离,一柄碧绿色的玉刀已经劈了下来,冰寒刺骨的刀罡在一瞬间将幽冥魔尊的元神斩成了无数碎片。肉身、元神俱毁,任幽冥魔尊魔功再玄妙也不可能起死回生。

“死胖子,就不能让我把这老鬼炼制成生魂么?”颜辉悻悻然地垂下百骨幡骂道。嗜血书生的图像已经跃然出现在幡上,就差幽冥魔尊的了,却不料被李华抢了先。

李华斩杀了幽冥魔尊的元神分身,心情大好,也不计较颜辉骂自己是死胖子,乐呵呵地答道:“今后眼镜重生后,得感谢哥哥我帮他干掉了一个大仇人哩。”

颜辉懒得理会自吹自擂的李华,对张福军说道:“罗老前辈他们还在那边等着,我们过去吧。”

与罗天君、真一、无是、无非四人一一见过礼后,颜辉这才小心翼翼地向罗天君问道:“前辈,您可知怎么通过偷天砚飞升天界?”

此话一出,罗天君、真一等人顿时目瞪口呆。

好半晌,真一道尊才发问道:“颜掌门不知施用之法?”

颜辉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不知!若我知晓破空飞升之法,又何须历尽千辛万苦跑到这里来?”

真一、无是、无非三名老道再次无语。

罗天君见真一等人脸现沮丧之色,开口说道:“无妨,此间也能凑足七名地仙。我们只需将自身速度提至极限,小心应付即可。”

颜辉突然接口道:“若是要破解七绝戮仙阵,我或许能办到。”

说罢,不理会真一、罗天君等人诧异的目光,颜辉径直行到虚灵之境的入口处,仔细打量围着入口杂乱摆放的四十九块巨大的玉碑。

“小友,休得鲁……”真一道尊的话尚未说完,就被一声大喝打断。

“天……机……变!”

颜辉的话音方落,众人只见颜辉的身形猛地绽放出耀眼的金光,刺目的光影中,颜辉化出无数道分身,在同一时间对着那四十九块玉碑挥出了一掌。

一息之后,刺目的光影闪去,众人眼前出现了一片虚无空旷的景象。

“这是什么地方?”颜辉一愣,回头向众人问道。

罗天君张嘴正要说话,耳里突然听到一串悦耳的铃声,随即一片柔和金色光柱自那虚无的高空投下,将众人罩定。

金光及身的一瞬间,众人忽觉一股吸力传来,身体不由自主地悬浮起来,由着那股吸力牵引着自己向上缓慢飞升。

“哈哈,我们成功了!阿辉,我们真的要成为神仙了……”金色光柱中,李华兴奋地手舞足蹈,欢呼不停。

颜辉却没有留心李华在叫嚷些什么,将全副心神都集中在了金色光柱中若隐若现的一些符文、线条、图案之上。颜辉隐隐觉得,那些玄之又玄的符文、线条之中包涵了天地至理,仔细思索,却又一无所得。

也不知过了多久,金色光柱消失,众人出现在一座空旷的大殿之内。

大殿甚为宽敞,怕是足可容纳数十万之众。两边是雕着盘龙与游凤的巨大玉柱,大殿的尽头悬有一块横匾,上书“飞升阁”三个金光灿灿的大字。

“奇怪,这大殿里怎么没人?”颜辉四下看了看,低声说道。

“呵呵,这里便是天界。”一个柔和的声音传入众人耳朵。众人循着声音望去,只见一个相貌清奇,袍角翻飞的中年道人驾着一朵祥云翩然而至。颜辉觉得这个声音似乎在哪里听过,一时之间偏又回想不起来。

那中年道人落地后,笑着迎了上来:“各位仙友,璇玑子可把你们给盼来了。”

罗天君等人忙不迭躬身回礼,自报师承及名号。

当听到颜辉、李华、段氏兄弟四人报出天机门之时,那璇玑子双目星芒闪动,问道:“昔年老夫得道飞升之时,下界尚无天机门,不知……”

就在璇玑子问话的一瞬间,颜辉脑海里突然闪现过一个念头,却又不敢肯定,于是试探道:“我天机门中兴,全靠一篇功诀。有道是,混沌玄黄,天损地盈。道冲九元,不假外功。先天无极,而后补损,散意由心,虚静身发……”

不等颜辉将《天机诀》总纲诵完,那璇玑子突然用力抓住颜辉的手臂,激动地说道:“《天机诀》,是《天机诀》啊!”

颜辉此时也是颇为激动,语音微颤地问道:“敢问前辈……”

璇玑子松开手,喜形于色地上下打量颜辉一番,说道:“天机诀便是当年为师在下界所创!”

闻听此言,颜辉哪还敢犹豫?扑通一声跪下,磕了三个响头。

“徒儿,起来吧。”璇玑子拉起颜辉,眼里满是慈爱之色。

“对了,师傅,这个大殿怎么就你一个人值守?”颜辉强压住欣喜,问出了罗天君等人眼下最关心的问题。

“唉,说来话长了。”璇玑子长叹一声,向颜辉等人道出了一个惊人的秘密。

原来,所谓天界,乃是仙庭、极乐之境、魔狱、妖界、鬼海的一个统称。说白了,天界其实就是一个加强版的修道界而已,同样存在道、魔、佛、妖、鬼等势力。那些与生俱来便有大神通的上古圣人、仙人,早已脱离此界,神游宇宙洪荒去了。如今逗留在此界的,俱为后来修炼飞升的。

各方势力原本相安无事,哪知数千年前却不知为何大打出手。神仙打架,凡人遭殃,天地通道正是那时候崩塌的。以往下界度劫飞升之人,都会循着上古圣人制定的飞升规则飞升,如今天地通道遭到破坏,就一下子乱了套。

原本该飞升到仙庭的道家仙人,如今飞升天界的落脚点却在魔狱。而原本应该飞升到妖界的精怪,偏又出现在佛门极乐之境。各方势力都不想让别的势力补充新鲜血液,于是那些在下界苦修数千年乃至万年,刚刚飞升天界的家伙便成了倒霉鬼。

“那圣域又是怎么一回事儿?”听到这里,颜辉插嘴问道。

璇玑子不屑地冷笑道:“几千年的消耗下来,再多的人也不够死的。圣域,只不过是他们联手搞的一个弥补手段,想让各自的后人飞升后落到自己的势力范围而已。”

听到此处,颜辉、罗天君等人顿时恍然大悟,难怪圣域之中的仙人禁制千变万化,涵盖了道、佛、魔等各种禁制。

“师傅,你属于道门?”

璇玑子摇了摇头,缓缓说道:“为师独来独往惯了,不属于任何一方势力。”

原来,璇玑子天纵奇才,飞升之后杀出妖界,成为了不受任何一方势力约束的仙人。道门把持的仙庭几次相邀,均被璇玑子拒绝。另外几方势力多次想灭掉璇玑子,奈何他法力奇高,也未成功。

璇玑子之所以要守候在飞升阁,实乃当年他飞升之时,对七绝戮仙阵动了手脚,但凡自圣域飞升之人,无一例外会出现在飞升阁中。然而令他没想到的是,自他之后,下界却再无一人能破空飞升,以致他在飞升阁苦候了三千年之久,才盼来颜辉等人。

“我当年将得自虚灵之境的飞升之匙留在了圣域之内,莫非竟无有缘之人寻到?”

颜辉当下便将偷天砚引发修道界浩劫之事说了出来,末了又紧张地问道:“师傅,你可知天界哪里能寻到火凤凰的血液?我的一个兄弟自爆元神,如今只余下了一点真灵,急需用火凤凰之血重生。”

璇玑子字怀中摸出一个血色的玉瓶,递给颜辉:“昔年在妖界杀进杀出,这火凤凰之血虽然难得,为师倒也弄到了一些。唔,仅需一滴便可令你那兄弟重生了。”

颜辉大喜,和李华一起叩首拜谢。

璇玑子摆了摆手,转向罗天君等人,“我已将前因后果详细分说,各位仙友若要去仙庭,只需一直往东行便是。”

罗天君哈哈一笑,“老夫我也和仙友一般,独来独往惯了,如今和小徒却也没地方可投奔,只好留在这里了,哈哈……”

璇玑子微笑答道:“善。”

真一、无是、无非三人对望一眼,无是道尊稽首说道:“贫道三人须去仙庭拜见师门长辈,日后再来与仙友相会。”

目睹真一等三人驾云离开,璇玑子摇头叹息道:“天界早非鸿蒙初开时的天界,仙庭也早非上古圣人治世时的仙庭,所谓天道,不过是一班修道之人的意志罢了。这三位仙友一去,只怕再难脱因果。”

颜辉见璇玑子甚为遗憾,忙自怀中取出偷天砚,笑着说道:“师傅,你就别为他人担忧了,是福是祸都是他们自己选的。”

“嗯,”璇玑子点了点头,说道:“你们刚飞升,也没时间祭炼仙器,正巧为师闲暇之余炼制了一些,待会儿就带你们去选几样自己中意的。”

“见者有份?”颜辉问道。

璇玑子误以为颜辉说的是段氏兄弟和罗天君师徒俩,于是点头回道:“然。”

颜辉自怀中摸出偷天砚递给璇玑子,轻咳一声:“弟子此次飞升天界,将天机门悉数带了上来。呃,人数是多了点,不过全是您老人家的徒子徒孙啊。”

璇玑子不以为意地接过偷天砚,分出一道仙识查看。

不查看还好,这一查看之下,璇玑子如见鬼一般将偷天砚丢还给颜辉,一闪身不见了踪影。众人只听见一个喘着粗气的声音自极远的地方传来:“老夫从即日起闭关百年,不,一年千,不不不,闭关一万年。徒儿,这里就交给你了。”

————————————

终于完本了,靠,好累人!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