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网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每个周三的下午,是博洋中学校足球队的训练时间,教练姚伟早早地来到了足球场上等待队员们的到来。

由于受了伤,陈追风暂时不需要上场训练,但他仍需到场观看球队的训练,听姚伟教练根据队员们的表现评点优缺点,讲述战术意图。

他非常崇拜姚教练,正是他把自己一个踢野球的孩子带到现在既懂得战术配合,又能很好地阅读球场上瞬息万变的局势。

当然,姚教练也非常喜欢他。

像大多数孩子一样,陈追风从小就喜欢踢前锋,每次都冲在队伍的最前方。

但与其他前锋球员不同,他没有粘球死带的毛病,他喜欢给其他锋线队员做球,当然,这仅限其他锋线球员位置比他好的时候。

他好像天生具有在极短时间内判明比赛局势的能力,这种能力在他小时候接触足球时就有。

他从四五岁开始追着球跑,从小学到初中,都是人群中最亮眼的仔,有些远远高出同龄人的比赛阅读能力。

博洋中学是一所初高中结合的中学,初中部和高中部仅有一墙之隔,连球场也是只隔着一道铁闸。

陈追风曾在博洋中学初中部上学,但他经常翻过铁闸来到高中部的操场踢球,因为他当初时常觉得初中的孩子水平有限,身体也偏弱,没有挑战性。

姚伟教练下了课经常坐在学校的看台上看孩子们踢球,正是在那时,他注意上了球场上这个特殊的孩子。

不过他不看好陈追风踢前锋,他的身体并不强壮,在头球上有明显的短板,而在门前的嗅觉上也不是很突出。

但他会阅读比赛,更适合掌控比赛走向和局势,最好固定在中场位置。

于是姚伟把还在读初三的陈追风召进了博洋中学高中足球队,经过一年半的耐心调教,陈追风才有了今天的模样。

回想当初,又想到全国中学生冠军联赛中陈追风的亮眼表现,他思绪万千。

姚伟让队员们开始跑圈,他趁着队员们跑圈的空隙来到陈追风的身旁。

“追风,前两天有个中甲的球队来找我,说问你试训的怎么样了,如果没通过,可以去他们那试试”,姚伟拍了拍陈追风的肩膀道。

“教练,我想如果帕尔马那边没有通过,我就先考上大学再说”

陈追风这几天一直在家梳理了自己的思路,他还是觉得不能轻易地去走职业化的道路,他想在文化课上加强一下,让自己变得更成熟,更理性。

姚伟思考了片刻问,“你是不想踢中甲?”

“有这方面的原因吧,到更多的是想多学点知识,我觉得自己还不够成熟”,陈追风说出自己的真实想法。

“你有这个想法真是让我大感意外,说明你不是个急功近利的孩子”,姚伟夸完陈追风道。

“这样也好,中国绝大部分的球员都是从体校出来的,他们的身体倒是不错,但是文化水平真的太过一般,也因此想法的也太过简单。”

姚伟用手拖住自己的后脑勺躺在人工草皮上,“足球说到底是一项集体运动,也需要多动脑子,文化水平太差,的确理解和领悟能力会差很多。”

他指了指球场上跑圈的队员,“他们中的很多人都是文化课学不好才练的足球,很多人都是为了高考,你说他们真热爱足球吗?热情肯定是有的,但热爱却谈不上。你的文化课成绩比他们好很多,阅读比赛能力也好很多,踢球身体固然重要,但脑子也要有呀”

“教练,我觉得师哥们踢球也都很厉害,我的表现肯定离不开他们的鼎力支持。”

陈追风知道姚伟经常在训练中朝着大家破口大骂,嫌弃大家踢球不过脑子,这次夸赞他让他大感意外,他借着教练短暂的好感为大家辩白。

“别替你这群不成器的师兄们说话”,姚伟嘴角牵动,他笑了笑,“说真的,现在国家足球试点改革,咱们学校这次比赛成绩优异,我的队伍中可以推荐一名队员到中超球队试训,你有没有兴趣?”

“教练,我觉得您还是选一名师兄吧,他们更需要这次机会。”

陈追风想起帕尔马的试训经历,五大联赛球队的专业和当地球迷的热情给他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他已经对中超的试训不感兴趣了,而他心中也隐隐有种感觉,他会得到帕尔马俱乐部的通知。

“那行吧,你还小,明年的比赛还有机会,这次机会就留给你不争气的师兄了吧”,姚伟摇了摇头,他站起身来,一吹胸前的哨子,将队员们集中到一起。

“儿子……儿子……儿子……”

正当陈追风躺倒在球场上,身体尽情地拥抱春风之时,他忽然听到自己父亲的声音在操场和校园里飘荡开来。

陈玉楼翻过围着操场的铁栅栏,紧接着一个趔趄差点把头栽到塑胶跑道上。

他长舒了一口气,立直了身子,朝着陈追风招手。

不多时,他来到陈追风身前攥紧拳头在胸前夹成九十度直角。

“孙淳给我来电话了,说你通过了帕尔马的试训,现在,你是帕尔马U16里的一员了。”

“真的?爸爸!”

陈追风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再次确认地问。

“那还有假,帕尔马要咱们了”,陈玉楼激动地跳了起来。

陈追风眼眶刷的一下湿润了,他抱住陈玉楼,呜呜地哭了起来。

“哭什么?儿子,这事儿该高兴。”

陈玉楼擦去儿子的眼泪,他忽地朝着姚伟喊道,“姚教练,姚教练,我儿子通过帕尔马的试训了,我儿子通过帕尔马的试训了……”

姚伟也激动得跑了过来,他的身后,博洋中学的足球小将们也都欢呼雀跃地涌来。

他们把陈追风一拖,簇拥着把他抛向半空,“追风,妞俾,追风,妞俾……”

“姚教练,谢谢您的培养,今晚我请客,咱们一起搓一顿”,陈玉楼乐的合不拢嘴道。

“咳,青训才是刚刚开始,不着急,我等着喝追风意甲首秀的喜酒”,姚伟嘴角扬起,虽然高兴,但他也不敢放松。

“都少不了,这次先来一顿”,陈玉楼说着,从兜里掏出一大把大白兔来,“来,喜糖我都带来了,大家来吃”,他冲着姚伟和队员们道。

“什么时候去意大利报道?”

“两周后,过几天意大利那边来人办转学手续,以后追风一边在意大利的中学上学,一边在帕尔马青训营训练。”

“唉,这么突然,我都有点舍不得这小子了……”姚伟一边抚摸陈追风的头发一边有些伤感地道。

“不过,这是好事,我觉得这孩子以后一定不一般,说不定会像皮尔洛一样,成为一名中场大师”,姚伟突然哈哈笑了起来。

“那都是您教育的好……”

陈玉楼咧开嘴附和。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