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网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踢可以踢,但是必须到正规场地,不准恶意犯规,比赛必须控制在半场时间”

张妈妈提出要求。

意大利少年们点头答应,“去市政五人制小球场”,他们在前面引路。

一群人很快来到球场,一些好事的路人也纷纷随着他们围了过来。

“阿莱克斯、莱昂,你俩跟他们一队”,领头的意大利少年随意地分了两个瘦弱的小子推到陈追风这边。

两个少年面上显然是不情愿,但他们看起来不敢违逆领头少年的话。

分好人员之后,双方比赛很快开始。

领头的意大利少年名叫詹佩罗,他显然是这支业余小球队的核心。

比赛一开始他就表现出咄咄逼人的态势。

“把球给我,把球给我”

他不住地朝队友嚷嚷。

陈追风贴身上前去防詹佩罗,没想到这小子确实有两把刷子,左右灵巧地晃了晃身子,见有了空隙,便很快将球分出。

然而,他的小伙伴球还没接稳就被李浩宇一个上抢挤到一旁,球也被轻松断下。

李浩宇持球推进,他的身体像是坦克,在这种小场显得更具优势。

然而面对两个意大利少年的同时封堵,他很快没了办法。

他随意的抡起一脚,结果放了高射炮。

“咳,过不去就传球呀,别老自己带”,陈玉楼在场边焦急地呼喊。

听到陈玉楼奚落自己儿子,李爸爸登时白了他一眼,这让陈玉楼心生寒气,不禁尬然一笑闭上了嘴。

陈追风见意大利少年们又把球权交给了詹佩罗,他再次贴近他的身体。

他知道,詹佩罗是他们最稳定的出球点,只要盯紧了他,干扰他的传球,那其他人就好对付多了。

然而,两个被搪塞过来的意大利少年很快露出了卧底本色。

他们的防守稀松,根本不卖力气,对手很快过掉了他们,直逼球门。

好在李浩宇身材高大,他跟很快堵住了对方的射门角度。

球闷在李浩宇的屁股上弹回,陈追风抢先一步将球拦截到自己脚下。

终于轮到我来表演了,他心想。

他声东击西地做了一个假动作,防守的意大利少年很吃晃,被他轻松过掉。

有一名意大利少年贴了过来,他很快将球分给了张雨轩,随即趁着防守队员愣神的功夫绕过对方。

张雨轩带了两步将球回给陈追风,他没有与对手纠缠,显然知道自己该干什么。

詹佩罗见两名中国少年二过一直逼球门,他一个加速贴近陈追风。

陈追风使出他最喜欢的马赛回旋,躲过重心不稳的詹佩罗,把最后一名防守队员压在了门前。

“这里这里,传我”,李浩宇不知何时已经从后场冲到了门前。

陈追风瞥了一眼李浩宇,最后一名防守队员紧忙盯紧他的传球路线。

然而陈追风却已经将球往左侧一拨,张雨轩严实合缝地拍马赶到。

他用脚弓一推,如打空门。

“球进了”,张妈妈突然欢呼跳跃起来,“儿子,好样的”,她冲张雨轩不住地鼓掌。

李妈妈酸溜溜地瞥了她一眼,“儿子,加油”,她的声调显然有意要盖过张妈妈,冲着李浩宇加油打气。

詹佩罗口中喋喋不休,他在朝队友抱怨刚刚的状况。

“防守时要盯人不要盯球”,他提醒他们,随即拍了拍手,让队友们集中精神。

球很快又发了出来,陈追风对詹佩罗一路紧随,每当他要做动作,他都会进行干扰,这让詹佩罗出球极不舒服,心中很是憋火。

然而,更让他憋火的是他的小伙伴很快将他分来的球踢出了八丈远好似解围,压根儿就不知道球门在哪的样子。

“吉吉,能不能认真点”,詹佩罗道。

陈追风对“吉吉”二字听的真切,他知道那是“吉安路易吉”的缩写,一代传奇门将布冯的名字就是“吉吉”。

然而,面前的“吉吉”也太水了吧?陈追风会心一笑。

球权重置,球又到了陈追风脚下。

詹佩罗猛地冲了过来,他紧贴陈追风的身体,如陈追风对他的严防死守一样。

但与陈追风的防守不同的是,詹佩罗的动作显然要比陈追风大很多。

他带着意大利人独有的狡黠与凶悍,一次次用身体顶他的着力点,几次都险些将陈追风顶翻。

“儿子,小心点”陈玉楼看的心急火燎,“我说那个谁,你的动作能不能小点?”他冲着詹佩罗怒吼。

然而,詹佩罗正在兴头上,怎么会听到外表的杂扰?况且他本身也听不懂中文,对陈玉楼的斥责便更是充耳不闻了。

陈追风当然也意识到了詹佩罗突然的粗野,他尽量避开与他的身体接触,伺机分球。

球很快的分到了莱昂的脚下,詹佩罗几步跨出,横在莱昂身前。

莱昂胆怯地望着詹佩罗,他的脚下也不知是根基不稳,还是有意放水,詹佩罗轻松地得到皮球。

陈追风正准备去补防,却被两名意大利少年钳制在了中间,等到他突防而出,詹佩罗已经直面李浩宇了。

“儿子,铲他,拦住他”,李爸爸高亢的嗓音在球场上空回旋。

“啊呀”,詹佩罗抱着腿痛苦地倒地。

“你在干什么?这种五人制的小场还铲球?”

意大利少年们见李浩宇铲倒了詹佩罗,蜂拥着冲进球场,将李浩宇围在了中间。

“对不起,对不起,他不是有意的”,陈追风赶紧拦在意大利少年的身前,将矛盾的双方隔开。

“哎呀,踢球就踢球,别打架呀”,李妈妈生怕自己儿子吃亏,张牙舞爪地就要往球场里冲。

“保罗,踢球就踢球,不要和别人闹腾”,球笼外,一名白发苍苍的意大利老太太不知何时提着小板凳坐在了球笼外,她将自己的声调尽可能地提高,冲着球笼内喊到。

围观的不少意大利人都知道,她口中的保罗,就是詹佩罗。

她是帕尔马著名的女球迷朱丽叶塔,从七八岁开始看球起,已经成为帕尔马拥有七十年球龄的老拥趸。

詹佩罗显然听到了奶奶的呼唤,他咬着牙立起身来,活动了一下脚腕。

“奶奶,我没事,是硬伤”,他安抚朱丽叶塔的担忧。

朱丽叶塔点了点头,比赛重新开始。

陈追风两次分数给张雨轩,他都轻松打进,陈追风自己也尝试了两脚,进了一个球。

意大利少年这边,詹佩罗在经过不懈地努力之后,也打进了两球,吉吉也终于开张,进了一个保姆球。

比赛临近尾声,双方踢成了4-3,球权又来到了陈追风脚下,他一如既往地持球推进,眼观四路,寻求机会。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詹佩罗面上愈发急切起来,他咬牙发力,在陈追风身后奋起直追。

詹佩罗很快追到近前,他判明了球路,伸脚卡住皮球。

然而此时陈追风不巧正在蓄力击球,突然被堵住球路,脚下积蓄的力量没被皮球卸下带走,反而全压在了他的脚腕。

“啊……”

陈追风感觉自己的脚腕像是拧了一下,钻心的疼,他的心咯噔一跳,“我的韧带不会有问题吧?”

他蓦地望像陈玉楼,有些惊慌失措。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