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网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帕尔马,意大利北部小城,波河在城北静静地流淌。

陈追风和另外两名试训队员出了机场,俱乐部的工作人员已经在帕尔马国际机场外等候。

管理人员中有中资的人员,一路上对外国字一脸懵逼的陈玉楼终于长舒了一口气,这是他和儿子第一次出国,虽然落了地,心中也一直忐忑不安的。

李浩宇和张雨轩的爸妈倒是没看出来有什么异样,他们气定神闲,对于这种场面看起来见的多了,并不在意。

“我是孙淳,这是我的名片,在意大利有什么问题,可以随时联系我”

中资工作人员主动上前递过名片。

“司机师傅会先把你们送到酒店办入住,你们把行礼放好,然后师傅会载着你们到塔尔迪尼球场参观。

参观完塔尔迪尼球场,我们会安排你们到帕尔马俱乐部博物馆参观,随后负责青训的加左拉先生会带你们去试训基地踩踩场感受一下。

再往后,你们就可以回到酒店休息了,休息调整时间是两天,你们倒倒时差,第四天会有恢复性训练,第五天我们会安排集中试训,试训一周后会进行通知,如果通过试训,就可以进入帕尔马的U16梯队训练了。”

孙淳滔滔不绝地交代了大致的行程安排,陈玉楼听得一愣一愣的,倒是陈追风连连点头,一副什么都懂的小大人模样。

交代完了流程,孙淳很快驾车离开,意大利的司机师叽里呱啦的讲了一大段,他双手配合自己的嘴巴不停地上下翻飞,但是在场的几个中国人没人听得懂他在讲什么。

“他说欢迎咱们来意大利,告诉咱们夜晚不要出门,有问题找警察,并让咱们上车”,陈追风冲着几个人解释道。

“追风,你能听的懂他讲啥?”陈玉楼吃惊地望着儿子。

“听不懂”,陈追风呵呵一笑。

“那你瞎解释什么”,陈玉楼瞪了他一眼。

“但是我能看出他的一些手语呀”,陈追风说着比划起来,“这是欢迎的意思……这是小心的意思……这是警察的意思”。

“oh ,very good”,意大利司机饶有兴致地看着陈追风学着他的手势比划着,投来赞许的目光。

“意大利人喜欢用手语,尤其是在包音的球场上,几万人一呐喊什么也听不清了,而用手语,裁判能清楚的判定球员们所要表达的意思,队友们也能明白临时的战术安排,我看球时见他们老师比划来比划去,就好奇地学了一些。”

“小陈兄弟,你们家孩子还真有心,不错不错”,李浩宇的爸爸身体挺得笔直,但腆起的肚皮还是让他看不清自己漆黑发亮的皮鞋。

“小陈,快看看洋鬼子又比划了什么”,李浩宇的爸爸一见意大利司机又在旁边比划,紧忙拉了陈追风一把。

“他说今天时间比较紧,让咱们快上车。”

陈追风很不喜欢李浩宇的爸爸,这油腻的中年老男人压根不懂足球,而且一路行来都是摆着一副趾高气扬的模样,好像有俩臭钱就高人一等一样。

他甚至在路上还对自己的儿子说,“儿子,放心大胆的试训,过不了咱就花钱来上,只要你想踢球,就算是皇马、曼联的青训,你爸爸也能给你买上。”

意大利司机似乎看出了陈追风面上表情微妙的变化,他又叽哩哇啦地说了起来,一边说着一边把陈追风推向商务车的副驾驶位置,而后又把陈玉楼安排在了商务车中排座椅,张雨轩和他妈妈也坐在了中排,而李浩宇和他肥硕的爸妈则被司机推进了商务车的后排。

“哎呀,我漕,这什么破车,也太挤了吧,就不能安排个奔驰来,能花几个钱?”

李爸爸感觉自己被像沙包一样塞进车里,口中不断地抱怨。

“Di Partenza”,司机没有理会李爸爸的抱怨,或者说他是有意屏蔽,他用意大利语兴高采烈地说了一声出发,商务车很快转上快速路驶往酒店。

三十分钟过后,车辆缓缓停在酒店门前,司机率先下车,他将陈追风和张雨轩的行礼从后备箱中取了下来。

“vieni,vieni”,司机说着“来吧,来吧”,领着众人往酒店里走去。

“窝草,我们的行礼呢?”李爸爸从商务车后排挤了出来,他张开手,冲着意大利司机抱怨。

司机显然知道他在抱怨什么,他一指后备箱,满脸不屑。

“你……什么意思?我要投诉你……”,李爸爸冲着司机继续抱怨。

司机嘴角一撇,他架起双臂,一副无所谓的表情。

“别说了,他爸,咱们是来陪孩子试训的,别跟人家工作人员起了冲突”,李妈妈安慰他道。

李浩宇看了看张雨轩和陈追风,他推了自己爸爸一把,“爸,这些都不是本事,能留下才是真本事,他们爱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吧,球场上要他们好看”,他冷冷地说。

“对,看我儿多争气,把他们比下去”,李爸爸自信满满地拍了拍李浩宇的肩膀,随即转身从后备箱里取出行礼。

进入酒店之后,司机离开,他回到车上等待。

漂亮的意大利姑娘口中讲着一口流利的英语,作为国际酒店的服务人员,他没法像司机一样张牙舞爪地一边说话一边搭配各种手势。

好在张雨轩的妈妈英语水平极佳,有了他的帮助,他们轻松地办完了入住的手续。

放好行李,一行人很快被司机送到了塔尔迪尼球场,孙淳已在球场安检入口等待多时。

“塔尔迪尼球场,也叫泰甸尼球场,是由前帕尔马俱乐部会长Ennio Tardini命名的,无论是塔尔迪尼,还是泰甸尼,都是一个意思,只是国内翻译的不同。球场建于1923年,能同时容纳29149人。”

孙淳一边讲解一边引着众人来到球员更衣室。

“这是主队的更衣室,布冯、卡纳瓦罗、克雷斯波曾经坐着这……这……这……,现在是巴格利亚、巴斯托尼和因迪赛的座位,关注过帕尔马的应该知道,孔塔蒂尼去年转会去了AC米兰,他才23岁,现在已经过去一年半了,他被誉为AC米兰的天选之子,所以,只要在帕尔马表现的足够好,你们会获得豪门的青睐的”,孙淳不忘鼓励他们。

“这里是客队的更衣室,很烂是吗?”

看着大家嫌弃的表情,孙淳噗嗤笑出声来,“这就是客队的待遇,旧虽然是旧了点,好在各种设施都算完整,这不是最差的客队更衣室,你们知道最差的客队更衣室什么样吗?”

众人连连摇头。

“我就不说哪个队了哈,客队更衣室四季常湿、没有热水、关键冬天还没暖气,洗漱间下水道也经常不通,总之,越是能影响你的状态,他们的目的也就越成功。”

“原来职业足球也这么干?”张雨轩不禁感叹。

“要不然怎么会有主客场之分呢?”孙淳补充。

穿越球员通道,大家很快来到绿茵场上。

“场地去年经过了修缮,也换了新的灯光和音响设备,等你们以后有机会登场,你们会感受到的”,孙淳见众人纷纷拿出手机拍照,补充道,“试训结束会有一场帕尔马对阵尤文图斯的比赛,如果你们愿意,我会安排你们观摩一下”。

“尤文图斯?愿意愿意,让然愿意。”

听到尤文图斯四个字,陈追风满目兴奋地答道。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