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网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无限小说网 >  我打了三分国 >   104

“还不是因为你们,要是轮流看不就好了,非得抢,差点没把这本书撕坏了,要不然林哲也不会定下这个规矩,现在这只是上册,下册还在林哲那里,想要看下册,就只能老老实实的听话了!”

莫轻语没好气的撇了小环和四女一眼,随后把书籍交到了曹夫人手里。

现在到好,每天别干其他事了,脑子里每时每刻都在想着随后的情节,就像是吸毒一样上瘾,干什么都没精神,一到晚上,却像是吃了兴奋剂。

这本书就是当初宇文哲出征突厥回来后,没有任职那段时间的成果,主要目的就是为了给曹夫人解闷。

就是那一段时间,宇文哲可是着实写了不少好东西,藏在自己的房间里,只等着合适的机会拿出来用。

当时曹夫人身体不好,不能运动,宇文哲就写了这本白蛇传,给曹夫人解闷。

宇文哲很清楚这本白蛇传的诱惑力,所以叮嘱过曹夫人,千万不能和别人说,这一本书那么多字,可是很辛苦才写完的。

曹夫人一直隐瞒着自己看,在这个过程中,只有张玲珑发现了,毕竟张玲珑总是照顾曹夫人。

张玲珑发现后,同样爱不释手,借走了几天,一口气就读完了。

张玲珑的口风很严,连自己的母亲都没有透露,直到曹夫人的病情被彼岸花治好。

隐娘每天来探望,时时刻刻看着隐娘的容颜,曹夫人有时也会产生一阵阵恍惚。

就这样,这本白蛇传到了隐娘的手里,到了隐娘的手里自然瞒不过莫轻语,而莫轻语的性格可不像隐娘那么羞涩。

很快,曹府的女孩儿们都知道了,既然知道了,逮着机会就要看上一会儿,产生争论那是常有的,就是这样,开始了,就变得一发不可收拾。

幸亏宇文哲发现的早,及时把争执给压了下来,也变成了每天只能看两,每次一个人负责读的规矩。

不遵守规矩,就别想看到下册,在这样的威胁下,众女自然会老老实实的听话,曹夫人成了每天的监督人,而曹夫人很喜欢这个角色。

宇文哲之所以担心泄露这本书的消息,最重要的就是担心被高阳知道,虽说这本书在曹夫人看腻歪了之后,他也打算拿去讨好一下长孙皇后。

但是以高阳的脾气,要是知道自己有这么好的东西,却藏了这么长时间才拿出来,就变得不好玩了。

皇宫里,长孙皇后每天都会运动些时间,宇文哲把羽毛球拍的制作方法交给了公里的太监,随着羽毛球拍的增多,后宫里每天也热闹了起来。

长孙皇后每天生活在这种热热闹闹的地方,对于身体极为有好处。

在长安,除了倭寇使团会让宇文哲感觉堵心,已经没有留下来的必要了,就算是倭寇使团,自己堵心也是因为李世民,让人家说几句好话就飘飘然的性格。

二天早朝,李世民直接拿着那一锅贴盐巴,在太极殿提及了陇右之地盛产食盐之事。

大臣们瞬间就燃爆了,这绝对是集体通过的好事,不过,这些大臣们在派往陇右之地的人选问题上,产生了极大的争执。

李世民看着大锅里,被你尝一口我尝一口,吃的已经见底的盐巴,心中顿时产生了一股巨大的愤怒感。

除了宇文哲拿来的那一小撮食盐,这可是一批熬制出来的食盐,多有意义啊,自己就吃了一次,准备收藏的,你们竟然都给尝干净了!

李世民出奇的愤怒,对着大臣们一阵咆哮,就知道派自己的人去往陇右,真正打的什么心思李世民能不知道?

争的最厉害的,都是各个豪门巨阀的官,全都是冲着炼制食盐的方法去的。

最终,李世民借着大锅里的食盐被尝了干净的借口,大发雷霆,去往陇右之地的官员也就定下了。

赵国代表的是暗卫,只能暗中布置,不能放到明面上,最终,李世民派了高士廉前往陇右主持大局。

高士廉一出马,所有的大臣都蔫了,谁敢不服气,要是说在文官系列里,最有威望的,长孙无忌和杜如晦不分伯仲,但是要论资历最深,最德高望重的,就只有一人,那就是高士廉。

高士廉在凌烟阁二十四功臣里排名六,一辈子不会结党营私,而且心性明达,高风亮节。

李世民打心眼信任高士廉,就连孔颖达在做事的时候,都会为了他老孔家的名节有所选择,而高士廉,完全是一心为公,这也是李世民选择高士廉的主要原因。

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那就是高士廉去往陇右,足以震慑多方豪门的势力不敢轻举妄动。

高士廉是谁,高士廉是长孙皇后和长孙无忌的亲舅舅,而且这两人的父亲死的早,都是高士廉把他们一家接到了自己的府邸生活,可以说,虽说是舅舅,但是高士廉一直履行着父亲的职责。

并且,李世民之所以娶了长孙皇后,当时也是高士廉一手促成的,再加上高士廉这些年的功绩,谁敢多说别的。

就算有不同意见,不也被李世民这一顿脾气给吓了回去。

当时宇文哲就在朝中,对于李世民选择的人选,十分赞同,要说李世民在大是大非上,绝对是一个异常精明的主儿,不服不行。

之所以宇文哲会来上朝,是因为军校已经开始运转,怎么样都得给宇文哲按上个官职,才能名正言顺。

最终,宇文哲依然是三品武将的职位,在权力上,除了多了个职称,以后又可以自称本将,别人又可以叫他林将军以外,并没有什么不同。

但是明面上有了这个身份,有些事做起来更加名正言顺一些罢了。

这一次,宇文哲恢复军职的时候,十分顺利,就在李世民提出提议来的时候,武将这一列,包括李靖在内,“哗啦”一声全都站了出来,高喊陛下英明。

这反应快的。就好像提前说好了一样。

宇文哲看了看,前往军校执教的将军,全都出来了,基本上已经代表了大唐整个军方的意志。

李世民当然知道其中的原因,也乐得没人阻碍,十分顺畅的通过了对于宇文哲的册封。

不过这样的场景落在有些人的眼里,可就不是滋味了,比如萧瑀,比如最近刚刚恢复了官职的唐俭,再比如什么表情也没有流露出来的长孙无忌。

但是其中脸色最为难堪的,还是侯君集。

他们都很清楚,宇文哲已经真正在军方站稳了脚跟,足以称得上军方内的一位大佬儿,在以后大唐的军方,有着极为重要的发言权了。

退朝以后,宇文哲拿着白蛇传的上册,去了立政殿,交给了长孙皇后,而且千叮万嘱,下半册很快就能送来。

在下半侧送来之前,千万别让高阳看到,不然高阳看完了上半册,跑到曹府去抢下半册,还不得爆发一场女人的战争啊。

长孙皇后看着宇文哲紧张兮兮的样子,来了兴致,随手打开了册子,很快就迷失在了里面。

长孙皇后痴迷在白蛇传里,宇文哲无奈的耸了耸肩,自行离去了。

“放心吧,哀家先把这本书藏起来就是!”

长孙皇后看着许久,只觉得腰都酸了,这才反应了过来,一边说着一边抬起头,却发现没有了宇文哲的身影。

“咦?走了?走了也好!”

长孙皇后笑了笑,换了个姿势,又一头扎进了手中的书册里。

宇文哲离开了皇宫之后,直奔鸿胪寺而去。

军校现在刚刚开始教学,一定会遇到很多困难,所以长安的事情了结以后,他才能安心的去军校守着,把军校的运转带入正常循转。

想要把最近的事情全都了结,就只剩下了倭寇使团,这个一直不让人安心的地方。

由于争抢去陇右主持炼制食盐的人选上,争来争的去用了大量时间。

来到鸿胪寺之后,已经将近中午,最让宇文哲意外的是,里面很热闹,并不像是以往那样静悄悄的。

走进鸿胪寺的大门内,喧闹声更加明显。

“来,崔大人,咱们接着喝,这可是在下带来最好的酒!”

宇文哲把李世民卖了以后,告辞离开了立政殿。

长孙皇后刚刚反应了过来,看着在一旁偷笑的长乐和高阳,懵懂的李治,又看了看已经只剩背影的宇文哲,不由得笑出了声来。

“这小子,还真是够坏的,这样一来,后宫可就没有安宁之日了!”

立政殿。

中午的时候,李世民抱着一个大黑锅,鬼鬼祟祟的跑了进来。

要不是李世民确实有几把刷子,这一路还不一定抱得动。

一路上不知道遭到了多少疑问的目光。

就在长孙皇后双眼一瞪,准备开口的时候,李世民却把锅放在了立政殿的地板上,看的长孙皇后嘴角一阵抽抽。

那锅底下的黑沫子,全都掉了下来。

李世民打开锅盖,献宝似的掰下了一块盐巴,递到了长孙皇后面前。

长孙皇后看着眼前仿佛白玉般晶莹的盐巴,一腔怒火瞬间消散。

随后,一张平时用膳的桌子摆在了立政殿的大厅内。

李世民带着长孙皇后开始等待今天的御膳。

至于长乐和高阳,两人还在外面玩着呢,主要还是因为年轻,体力好,羽毛球、毽子、皮筋,又全是女孩喜欢的物件,这股新鲜劲暂时是消退不了。

直到御膳房的太监们,把御膳端了进来,也不见长乐和高阳回来。

这一顿饭,没有了以往怎么也去除不掉的,淡淡的涩味,尤其是那几道凉菜,清爽无比,饭后,长孙皇后拍了拍微微隆起的小腹,露出了一副满足的笑意。

晚上,李世民坐在御花园的凉亭内,王德守在一旁。

今天御花园内十分的热闹,各处都挂着灯笼,一大群妃子在御花园内流连,李世民看着一直在追逐着羽毛球的妃子们,不停地撇着嘴。

他的妃子,不是应该以他为中心,追着他才对嘛!

怎么如今他就坐在这,这些嫔妃们却视若无物,就连宫女们的眼神都一点也没有飘过来的感觉,这种滋味,着实有些让人心里不太舒坦。

“陛下,林哲这小家伙,还真是有些意思,随便想出些东西,就能引得皇后娘娘如此欢喜,今天娘娘的神色确实好了很多!”

王德看着李世民一副凄凉的样子,赶紧找了些话题,道。

“哼,林哲就是小聪明多!没错,就是小聪明!”

李世民这话说的,一点不觉得自己违背良心一边说着,还不停的点头。

“陛下,您为何会答应林哲的请求,整整三成利润啊,这就是一笔数不清的财富,就连马蹄铁的收益都比不上,毕竟,现在战况减少,马蹄铁每年只需要打造固定的数量也就够了!”

李世民转头,疑惑的看着王德,好似不明白王德为何会问出这样的问题。

“朕问你,林哲平时的生活如何?”

“林哲平时没什么应酬,若是不算在寻芳阁和妙玉楼花的银子,确实算的上俭朴,在寻芳阁和妙玉楼,也是事出有因,算不得数!”

“那么,他为什么要那么多银子?仅仅是因为暗卫吗?”

“这个”

“林哲来到长安以后,这样有着好处的法子,不,应该是他所说的科技力量,想出了几个?

不管是马蹄铁、还是火药,都已经展现了他的价值,这都是多少银子都卖不来的。

银子而已,想要就给他,毕竟,有些事情银子在手会好办很多,让林哲多轻松一些,一定会给朕、给大唐,带来更大的回报!

相比与银子,林哲这小子,才是真正的无价之宝!”

李世民说完以后,长舒了口气,随即站起来身来,向着嫔妃们聚集在一起的地方走了过去。

在凉亭里看着那么久,李世民也来了些兴趣,只是个插着鸡毛的球,有那么好玩?

王德站在原地,心中惊叹,的确,宇文哲每一次出手,实在是太过于惊艳,也怪不得李世民会如此看重他。

现在已经不单单是因为李淳风的推测,而是宇文哲一直以来的举动,已经征服了这位大唐的皇帝陛下。

为何李世民如此恼怒李承乾,不就是因为李承乾看不透这些,为了自己的利益想要除掉宇文哲。

为君者,因为私利,对于国家的前途置之不顾,这才是让李世民最为恼怒的。

而李恪,为何升爵位、升领地,在王德想来,李恪是众多皇子中,与宇文哲关系最为融洽的。

也许,宇文哲已经成长到,李世民最终判定李承乾是否能够继承皇位,或者由谁继承皇位,一个重要的参考点。

王德看着李世民的背影,自嘲的笑了笑。

“还是长孙大人看的远啊,长孙大人应该早就看出陛下的心里,对于林哲器重到了何种程度。

所以,即便林哲打残了他的儿子,即便阻碍了长孙冲与长乐的感情,也假装看不到,从来没有过什么表示吧!”

宇文哲回到曹府的时候,小环正拿着球拍,和小琴玩的正起劲。

既然有了这项运动,自己家人自然也要来上一套。

就连喜欢安静的曹夫人,此时额头上也冒着些汗迹,坐在一旁看的津津有味。

“哇!小环输了,轮到我了!”

宇文哲刚刚走到内院的大门口处,就听到了院子里面传来了一道惊喜的娇喝声。

“哼,叫什么叫,小琴那么厉害,你也赢不了,还不是很快就被刷下来了!”

宇文哲走过小路,看到几人的时候,正好看到小环嘟着嘴,不情愿的把手中的羽毛球拍递给小棋。

“你们这几个小丫头,不要太累了!”

宇文哲看到几人都已经气喘吁吁的,尤其是小琴,脸色都发白了,明显是有了脱水的征兆。

“啊?少爷,你回来了,小琴去给你倒茶!”

小琴看到宇文哲,顿时松开了手中的羽毛球拍,身体站直后,脚下一个踉跄,失去了平衡,栽倒了下去。

宇文哲看到小琴的样子之后,就知道有些不妙,赶紧加快了脚步,在小琴倒下的时候,正好把她揽在了怀里。

“喂,小琴,你干嘛呢!”

小琴被宇文哲揽在了怀里,小环顿时有些不满,大声说道。

“哼!”

小琴委屈的扭过头,直接把头藏在了宇文哲的怀里,一言不发。

“行了,你这丫头,以后注意点!”

看着眼前的场景就知道,一定是小环不知道又做了什么,小琴这四个丫头因为出身的缘故,一直有些自卑,但是心里却十分倔强,即便累的虚脱了,还是不愿意输给小环。

“注意点就注意点,有什么了不起的!”

小环撇了撇嘴,走到了曹夫人身后,把视线扭到了一旁,看的宇文哲一阵头大。

俗话说的好,清官难断家务事,小环对于四女的戒备心里一直都有,虽说平日里没有刻意刁难,但是受她的心情影响,还是会在一举一动中表现出来,这些都是下意识的行为。

宇文哲把小琴抱回了房间里,而且为小琴沏了一大碗盐水。

当小琴喝到口感微咸的水以后,心里反而涌现出一股感激之意,虽说并不好喝,但是明显里面融进盐巴。

盐巴的贵重大家都懂。

宇文哲大概的解释了下,为何会给她喝盐水,小琴听的似懂非懂,但是却明白了一点,宇文哲这样做完全是为了她好。

原本也没有什么顾虑,大口大口的把盐水喝完,身体已经一点力气都没有,眼神里的火热却足以把人融化。

“好好休息吧!”

宇文哲随即起身,离开了小琴的房间,小琴的眼神实在是太有侵略性了,而且丝毫没有加以掩饰。

到了快要晚饭的时候,隐娘和莫轻语来了,这已经成为了这段时间的惯例。

她们现在每天来曹府可不是为了宇文哲,而是一次无意间发现了曹夫人大部分时间都在抱着一本书,看的津津有味,只是趁着曹夫人空闲的时间,看了两眼,就被吸引住了。

这本书对于两女来说,比宇文哲还要有吸引力。

晚饭后,大家聚集在大堂内,莫轻语拿着这本青色封面的书籍,清了清嗓子。

小琴也没有在房间休息,而是强撑着一起坐在大堂里。

“终于轮到我来读了!”

“哎呀,你快点,好不容易到时间了,别磨蹭了!”

小环的脸上写满了焦急,曹夫人坐在一旁看着众人欢笑的样子,心情自然也随之变好了很多。

“法海给了许仙一包雄黄,许仙心中疑虑,但还是准备了一桌丰盛的酒菜,下意识的把雄黄倒进了酒壶里”

莫轻语的声音原本就很好听,读着的时候,自己也渐渐融入进了故事情节里。

就连已经看了好几遍的曹夫人,也听的很认真。

最终,过了有大概半个时辰,莫轻语轻轻叹了口气,露出了一副意犹未尽的模样,缓缓的把手上的书合了起来,放在了一旁的桌子上。

这时,封面的最正面才显露了出来。

白蛇传三个大字映入眼睑。

“哲少爷真是的,非得定了这么一个规矩,干嘛不让人一口气读完!”

莫轻语放下书本的这一瞬间,小环深深的吐出了一口气,声音略显委屈,却得到了大家的一致认同。

------------

“犬上先生的酒量不错,不过还是比不上本官,本官的酒可是惠子姑娘亲自倒的!”

“哈哈哈,崔大人痛快,要是能和崔大人共事,一定更加痛快!”

“哼,说这些干什么,孔大人不管事,分明应该是本官这个副卿主持使团大事,谁知陛下怎么想的,非得派一个武夫,连官职都被撤了,还死抓着不放!”

“崔大人就不能想想办法?”

“行了,办法本官会想,来,接着喝喝!惠子姑娘,给本官倒酒!”

“林哲这小子,没有了军职,不但管着军校,还管着火药坊,本官就是看不过去!

哪一个朝代也没有这个先例,等明天,本官就修书一封,送回清河,发动老百姓,非得把林哲这小子搞下去,没了官职,还占着那么好的位置,真是不知死活!”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