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网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无限小说网 >  唐瑟 >   103

吴双宋忠还有百里红玉三人这跋山涉水之下总算是来到了九连山附近,然后又是好生一番地寻找打听,才打探到了百花渊的大致所在。但是瘴气拦路在前,三人是两双大眼瞪向一双小眼相比之下,吴双的眼睛最小,询问道:怎么办?

吴双摇了摇头,虽然自己饱读诗书,但是自己饱读的也仅仅是诗书而已,对于地理物候方面读得并不多。倒是宋忠又问百里红玉云南那边是否也有瘴气?百里红玉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是眨了又眨,最后是说道,好像是听爹曾经说过些瘴气什么的,只是自己想不起来了。宋吴人闻言是对视了一眼,不禁慨叹:要是方舟在就好了……

就在三人抓破头皮之际,夜色是悄然降临,吴双言道:“咱们还是先去找附近的人家借宿一宿,其他的明日再说。”

宋忠是揉着早已咕咕直叫的肚子,表示赞同:“三哥所言有理,想那百花渊是不可能与外界毫无来往,一定有办法出入的。”

“我想起来了,是洗瘴丹,含了洗瘴丹就不怕瘴气了”百里红玉灵光一现之后,是立时欣喜地跳喊而道。

“洗瘴丹吗?好像是在书上看到过……”

吴双闻言是开始沉思,不过是被宋忠打断道:“好了,我的吴双哥哥还有红玉妹子,我们还是先找地方住下,其他的容后再说……小爷饿得不行啦”

……

自从丁香那羞愤之下的一记掌捆却是轻轻地按在自己的脸上之后,方舟就不禁开始疑惑:没道理的,我故意激怒于她,惹她动手,她的力道怎么会半途而止呢?想不通啊……

苦思了半个晚上,方舟总算是睡去。二日一早,方舟是惺忪着睡眼正在漱口,就听见有人推门而入,正是丁香持剑而来。方舟心带疑惑,见得丁香当即是面露微笑一步上前,然后就看到丁香剑握手中,神色戒备着就准备拔剑。方舟见状,不觉心下好笑:这个丁香姑娘居然对我戒备到了如此的地步,真是有意思,好,今天不才就舍命陪你

方舟想罢,是又上前一步,丁香见状是警惕性的后撤了半分;见得如此,方舟的笑容是直接在脸上绽放开来,然后又是上前一步,丁香又是退后了半分……终于是在方舟的刻意逼迫之下,丁香被挤到了墙角,但是手中的剑却是始终没有拔出。

近在咫尺之下,丁香是通红着一张脸然后一脸戒备地盯着方舟言道:“你想干些什么?”

方舟是看到伊人眼中写满了惊恐,不知该作何表情,难道自己这么恐怖吗?但是面前的她确实是在恐惧着我……“不干什么,只是好奇丁香姑娘这一大早的推门而入,是所谓何事又或是意欲何为?”

耳听着方舟言语中的挑逗,丁香是把目光转向一边,放下了手中宝剑:“是……是夫人要召见于你。”

“夫人?”

“对,就是我们百花渊的主人百花夫人要召见于你……”丁香说话的声音是越来越小。

“既然是百花夫人要见我,倒是丁香姑娘,你的脸这么红,莫不是生病发烧了?”

方舟说笑着,是伸手要去抚摸丁香的额头。却不料的丁香竟是秋波闪动,一滴清泪顺着眼角而出,然后就是一把推开方舟,大叫着:“无耻下流不要脸”

眼见丁香跑开,方舟是一脸莫名地追到门口,然后是被看守的侍女拦住,方舟是轻叹一口气,询问道:丁香姑娘是怎么了?

两名侍女全都是闻言一笑:不如公子你先穿好衣服再说

……

方舟是由着一众的侍女引路,去百花大殿面见百花夫人,一路之上所见除了百花争艳,就是群芳盛开,方舟只道:“这百花渊确然名不虚传,放眼之下尽是娇花,美不胜收。”

方舟这一句感叹,是惹得一众侍女娇笑连连:“方先生,你可真会说笑。”

“哦,你称呼我为方先生,而不是方公子,难道我们曾经见过?”方舟立时就觉不对,当即开始追问。

赵凌和百里希二人是说笑着返回,叶昭容眼见着二人好像落汤鸡一般不觉一惊,不过旋即之后,是一脸坏笑地问向赵凌:“大哥,你猜今天谁来了?”

赵凌闻言笑道:“相思。”

叶昭容是故作惊讶地挖苦道:“还是大哥神通广大呀……”

赵凌颇是有些无奈:“昭容,你就别挖苦大哥了,这些天相思有哪天不来呢?”

“有什么办法,谁让你这浪子神剑,是剑神人美呢?”

三人说笑间,相思是听到人声从屋里出来,一见赵凌立时之间就是笑颜绽放,跑过身来就是紧紧抓着赵凌不放。傍晚,赵凌身送相思离开,眼望着二人离去的身影,叶昭容突然叹言:“相思是个苦孩子,自从目睹了生父被人杀害之后,就是再也说不出一句话来。不过说来也是奇怪,相思她见到大哥是那样的高兴,真不知道在她心里,是把大哥当作情人多一些还是当做父亲多一些?”

百里希是摇了摇头,叹道:“姑娘家的心事,我那懂啊,倒是昭容姑娘你以为如何呢?”

“嗯,我猜还是情人多一些。”

百里希闻言是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叶昭容不明白什么意思,当下是“狠”踩了百里希一脚,娇嗔着疑问,百里希叹言:“是什么都好,那不重要,重要的是相思她现在很开心,不是吗?”

“话是没错了,可是大哥心里是怎么看呢?”

叶昭容是认为赵凌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保不准是会把相思变成生命中的另一个红粉佳人,那可就太对不起相思了。百里希则是淡笑着摇头:毕竟具体的想法还是要问过当事人才好做出论断,不过在自己看来这个可能性不大,因为赵凌的眼神变了人也变了,毕竟这十载的江湖之行,让他失去了太多太多……

……

方舟终于是回复了意识,挺身醒来就发现自己身处在罗帐之中,周围隐有一股淡淡的清香,莫非是女儿家的闺房?疑惑之中,方舟是下得床来想要起身,不料却是顿感一阵头昏,只得老老实实地坐回床上。

记得当时是在盈袖楼里,之后……似乎是在马车之上颠簸了好久……在细细的回想和分析之下,方舟是大概的理出了一些头绪,不觉是摇头自嘲:“原来是被人设计了……”

听得脚步声,然后就是几名女子推门进来,看模样应该是些侍女,但领头的一个则与其它几人不同,她手执宝剑,衣着轻便,当是习武之人。不过让方舟在意的是该女的气质竟和燕姑娘颇有几分相似飒爽的身姿是一派侠女之风。

而她的相貌也是说不出的俊俏:发式简洁,头上装饰不多,只有依稀可辨的几支珠钗,还有一个银质的镂空额冠,又恰好有一粒白玉珍珠画龙点睛般的垂在额中,让这白皙俊俏的脸上又平添了几分灵气;她的五官玲珑俏丽,尤其是那娥眉之下的一双秋波杏眼,那叫一个目光如炬,那叫一个炯炯有神。

对于拿剑的女子,方舟是不觉多看了几眼,不仅是因为她在此刻的与众不同,更是因为在她的身上,方舟隐隐地闻到一丝似曾相识的淡淡清香,让方舟有一种奇妙的感觉:自己和她在之前一定见过,甚至是更为亲近的接触过……

除了拿剑的女子之外,一众的侍女是手捧着衣物前来,示意方舟换上。方舟见状皱眉,并没有接过衣物,只是开口询问来人,但是无人回应。

众女所说无果之下持剑的女子是亲自开口,要求方舟换上众人拿来的衣物,但眼见方舟无动于衷,女子是直接把剑架在了方舟脖子之上,示意一众侍女是强行为方舟更换了衣衫。给方舟换好衣裳后,众人是只字不说转身即走,方舟赶紧是拉住拿剑的女子,直接逼到近前问道:“等一下,这里是哪里?你们为什么把我抓来?”

女子是一把甩开方舟的手,冷眼瞪回:“到时候自然会告诉你,问那么多干什么?”

二人说话间几乎就是鼻子碰着鼻子,是以含辞未吐气若幽兰,女子还未说话,方舟就已感到了一阵的馨香暗袭,好奇妙的感觉。就在女子冷语反问之后,方舟是不觉翩然笑出:“好熟悉的味道好熟悉的感觉,我们一定见过对不对?”

方舟的说话间是一把抓住了女子的手,女子不料方舟是如此的大胆,在这突然之下竟是一抹嫣红爬上了脸,害羞了起来,娇声嗔怒道:“下流,你放开我,我已经说过了,到时候自人会告诉你,你老老实实的待在屋里等着就行啦”

女子是再度挣脱开了方舟,但方舟又是出言留道:“等一下姑娘,我还有话想问?”

“你还想问什么?”女子闻言是回过头来,她脸上的嫣红还没有褪下。

“我想问,我就不能出去走走?”

“你这人怎么搞的,是脑子不清楚还是傻了啊?到处走走,走去哪里,你还想逃出去嘛?告诉你知不知道自己是身处何地,进了我们这里就是神仙也别想逃走”

女子闻言是在急火之下怒斥方舟,面对着持剑女子的蛮横,方舟也是心有不悦,不禁想要戏弄一番当,当即是又道一句:“可是我非神仙,不能只进不出啊?”

持剑的女子闻言一愣,不解方舟何意,立时问道:“什么意思?”

身旁同来的侍女们却是听懂了方舟所言,赶紧耳语女子,女子听明之后,当即是一张俏脸再度涨得通红,怒嗔了一句“不要脸”然后甩门而出。

方舟是笑着摇头:这个拿剑的女子比红玉的肠子还直。

面笑之下,方舟是不禁想要摇扇,可是却发现扇子不在手中,便是拉住一名还没出房门的侍女询问:可不可以把扇子还给自己?自己手里没有了扇子,总觉得浑身都不自在……

侍女闻言全是一笑,回了一句道:“好,我们去帮公子你问问。”

……

一连几天,在方舟的死缠烂打之下,终于是有一名侍女口松,被方舟问出了点点线索。方舟这才得知自己身处在百花渊中,虽然已经有所预料,但耳听之后心下还是凉了一个通透:我怎么会招惹上了百花渊呢?

眼下自己是身陷囹圄难出了,方舟不禁自嘲:衣服被人强换等同于被缴了兵刃,所幸鞋子还在,要不然除了头带之外,自己就是身无寸铁了。

除了自身的处境之外,方舟倒是知道了那名拿剑女子名叫丁香,难怪身上总是伴随着一股丁香花的香气。不过除此之外,对于自己为何会被抓来至此,方舟仍然毫无头绪,只是眼下除了没有自由以外,其他都还好:吃的也好住得也好,每天都有漂亮的女子可供观赏。另外,扇子虽是还了回来,但却被人用红笔提字别耍花招眼看着四个鲜红的大字,方舟是又好气又好笑。

“真不明白,夫人如此煞费周章的抓这个男人是为了什么?不过就是狂蜂浪蝶一个,除了相貌看得顺眼之外,真不觉得他有什么用……”

“先别说这些了,他快醒了。”

“唉,说那些也没用,还是先遵照夫人的意思办吧。”

“嗯,也只能如此了……”

方舟是在昏迷之中渐渐苏醒,隐约地听见有女子说话的声音,但是听不清楚说的是什么,似乎是与自己有关。就在双眼好似睁开却又没有睁开之时,方舟是感到唇间传来了一阵柔软的触感,然后就是一阵沁鼻的馨香……眼皮又开始变得沉重起来,恍惚之间是闻到了一股淡淡的丁香之味,只是无奈意识已经走远。

……

得知老丐头来意,高原是赶紧询问究竟。得知是老丐头的一名徒孙在昨天后半夜的时候路过盈袖楼的后门,就是见得一伙薄纱遮面的神秘女子将一个昏迷中的男子装上马车,然后是连夜离去。

那名徒孙是一眼认出那个被装进马车的男子就是方舟,心知出事,当即是远远的一路跟随。直到县城外面的一处破庙外偷听她们的谈话,从那些女子的谈话之中是多次提到了“夫人”如何,“百花渊”如何,这知道了对方的来路。

老丐头讲完始末后,这正堂之中除了百里红玉的表情没有特别变化之外,高原吴双还有宋忠三人闻听道那一伙神秘的女子来自百花深渊,全都倒吸了一口凉气,是面色凝重,阴沉似水:怎么偏偏会是百花渊呢?我们究竟是在什么时候招惹了这一群美丽而又致命的女人……

……

百花渊据说是地处九连山一带的某处深渊之中,渊内花种繁多,相传一年四季都是百花盛开,是故得名。只因地势隐秘异常,周边又是常年有瘴气环绕,百年以来,百花渊一直都是笼罩在一片神秘之中。

百花渊第一次为江湖所知是在靖难之役后没多久,武林盟主周正纲被刺,一家老小在街头被人追杀之时,一个蒙着面纱的神秘女子施展了“九天玄女神功”当场就将一众杀手瞬杀,而且被瞬杀之人全部都是内腑尽碎而死,惊得世人胆寒。

但是真正是让百花渊闻名江湖的却是第四代百花夫人与碧海魔君的一场旷世之战,那一战之中,百花夫人所施展的“九天玄女神功”是让碧海魔君那号称“天下剑法之极”的“无极剑指”全无用武之地,也造就了碧海魔君遇到叶孤云之前唯一的一次不胜而退。

美丽而又致命,说得是这百花渊的女子一个一个全都貌美如花,但靠近他们却是危险无比。就在百花渊名传江湖之后,是惹得无数的狂蜂浪蝶想要一沾香泽,但一个一个的都是飞蛾扑火,全都死在了百花七仙子的剑下,最后送出在外的也都是剩下一些残缺不全的尸首,有的更是被剁成了肉酱。杀人手法虽是凶残,不过死者多是咎由自取,没人为其惋惜。

百花渊在江湖之上虽是亦正亦邪,但是除此之外并无其他恶行,是故在江湖之上仍被归属在正派之列。所以江湖之上也只是传言她们美丽而又致命,提醒着众人不要被她们的美色所迷,而去招惹她们自找死路……

……

眼见众人面色凝重,老丐头不觉疑问:难道是高堂主觉得小老儿所言是有不妥?高原闻言下苦笑一声摇头,只道是众人太过震惊而已。谢过老丐头之后,是由着福伯送老丐头离去。堂中的三人全是不约而同地看向高原,只等着身为堂主的大哥作出决定。

“师父曾在三地叮嘱着我们一退二敬三不惹,不想这次却是莫名其妙地招惹上了百花渊……”高原是深锁着眉头,叹道。

宋忠是马上接言:“哎,大哥此言差矣,这回不是我们去招惹人家,而是人家来招惹我们,就不要管什么退不退惹不惹啦”

“就是说啊,那帮坏女人竟敢抓走我的舟哥哥,本姑娘可咽不下这口气,我们这就去要人,她们要是敢不给,我们就平了她们”百里红玉是从不信邪,只道是被人欺负到头上不能就这么算了。这一句说完之后是一双大眼睛瞪向宋忠眨了又眨,示意道:还不赶紧附和本姑娘

宋忠看明后是赶紧出声附议。然后,百里红玉又是看向吴双道:“双哥哥,我们一块儿去救舟哥哥吧”

然而出乎百里红玉意料的是,平日里最最顺从自己的双哥哥并没有点头同意,只是反问了一句:“红玉,你说她们抓走四弟会有什么目的?”

百里红玉闻言努起了嘴直摇头,而宋忠深思了片刻是言道:“世人皆道翩翩贵公子,玉面逍遥郎,我们家舟哥的艳名远播,就连尼姑庵里的尼姑也知道啊,话说上次我们经过一个庵堂留宿之时,就发生了好多事儿呢,就说舟哥哥和那群……”

宋忠原本是一本正经的言道,但是说着说着就不自觉的开始扯皮,而且越扯越远,惹得吴双冷眼相望,咳嗽了一嗓子提醒。宋忠这才是意识到自己扯得太远了是赶紧拉回:“嗯哼其实我想说的是那些山上的山大王,总是喜欢到处去抓女子上山做压寨夫人,那么我家舟哥长得那么漂亮,会否被抓到了百花渊当个什么压寨相公呢?”

高原和吴双闻言是摇头直道“没个正经”,但是百里红玉却认为大有可能:毕竟自己和舟哥哥初离云南之时,舟哥哥就曾被人用刀架住脖子,强行拜堂成亲……三人闻言全是一愣,原来方舟还真遭遇过这种事情,不过倒是没听方舟提过。

商议之后,众人是决定由吴双宋忠百里红玉三人先行启程前往百花渊一探究竟,高原留守五虎堂中。除了堂中众人之外,高原并没有派人去通知韩冬,只道是因为马上就到了韩冬亡妻的忌辰。

……

赵凌身坐在竹筏之上,眼望着身下那些好生破旧的绳索,是不禁问道:“阿希,这条竹筏的年头不少了吧?”

正在撑着竹筏的百里希是闻言而笑:“这六年以来,我可是一直乘着它打渔呢。”

“难怪了,你看这条绳索都破成这样了,真不晓得呆会儿会不会散掉……”赵凌说话间是眉头直跳不祥的预感。

“应该不会吧,待到回头上岸时还是重新再绑一下吧。”百里希并没有停下手中动作,只是随口接言。

手抚着身下的一汪秋泓,眼看着远方的壮丽山色,赵凌是对这神舟西南的绝美风光赞叹不绝难怪二人会选在此处隐居。除此之外,周边的苗人也是十分的友善,并非世间所传的那般歹毒,只能说是那些道人歹毒的人才是心怀歹意,所以人家才会对你歹毒。

仰望着鱼线晃动,赵凌是扬杆收线,结果钓上了一条百里希也叫不上名字的寸长小鱼,只得是含笑放掉再重新上饵。手里忙着,赵凌还不忘记调侃一句:“话说我们一连吃了几天鱼,今晚不会又是吧,难道就不能去打个什么野味儿来换换口?”

百里希闻言一笑:“那我这个瘸子可是帮不上忙了,全都要仰仗身为浪子神剑的你了”

赵凌闻言是大笑着起身,正想是一拍胸脯说声“交给我吧”,不过话未说出口,二人脚下的竹筏就是“豁然开朗”,然后便是扑通两声……

这一日,方舟是继续与那嘴松的侍女继续着纠缠,希望能套出更多的未知,不过却被那持剑的侠女丁香撞个正着。丁香见状是怒斥那名侍女,上前就要掌捆,不过她的手是被方舟抓下,然后把玩在了手中:“好生怡人的一朵丁香娇花,但为何这么大的脾气?”

丁香闻言,顿感一阵恶寒,然后就是一张俏脸涨得通红。就见得丁香慌忙抽回了手,惊声大呼道:“要你管?”

方舟闻声面露狡黠,看得丁香是不寒而栗。方舟是上前一把再度将丁香的细手抓在手中,闻在鼻前,道:“素指留香,记得那天就是这样一双纤细的素手按在我的脸上,然后……”

方舟说着是用手指轻抚了一下嘴唇示意,丁香看在眼里是浑身都开始颤抖,她看明白了方舟的暗示:方舟知道了二人早已有过肌肤之亲

“无耻”丁香是大骂一声抽回了手,然后一个巴掌打向方舟,但却是手到一半硬生收住了力,轻轻按在了方舟的面颊之上。丁香是通红着一张脸,低着头,一言不发的转头跑开,只留下方舟一个人独一疑惑……

“没有”

“那你们为何会叫我做方先生呢?”

“谁让我们觉得这样更亲切”说完,一众的侍女又是一阵的娇笑。

方舟问无所获是不在言语,不过心里却在盘算:她们几个管我叫方先生,看来她们对我的了解相对更多,如此来看,这百花夫人一定调查过我……

沉思之间是进得百花大殿,比起五虎堂来说,这百花大殿简直就是凌霄宝殿一般雕梁画柱,金碧辉煌,奢华程度甚至堪比皇宫也不让一二。数十名的渊内弟子分站殿内两旁,对着方舟是表情各异,有高兴的,又惊异的,还有好奇的……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